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5)(1/7)

2020年10月18日

第五章·又一次失

午到家后,白颖叽叽喳喳的跟我报告母亲和郝叔的事。毕竟是第一次在我

面前说谎,她表现了一反常态的兴奋,极力表示我们年轻人不能介老一辈的

婚恋,也为郝叔说了不少好话。虽然对郝叔不怎么认可,可为了尊重母亲的选择,

为了母亲的所谓幸福,也确实不忍心让母亲一个人寂寞的生活,看在郝叔还算是

忠厚的份上,我只好表示支持和祝福。

晚上,白颖迫不及待的给母亲打电话,把我的意思转告了母亲,然后像完成

了一件任务似的松了气。

可惜我那时忙于工作,并没有白颖的异常。

小别胜新婚,几天没见,白颖在床上主动了不少,我来一次后还不满足,

像个女骑士一样主动骑在上面要了很久。我奋起余力,好容易把她送上一次

就再也没力气了。

后来我听白颖说起才知,那天晚上,白颖事后去洗手间待了很时间。

生平第一次,她自了。

经历过郝叔的,我的18公分的也再难以让她满足了。

不过,白颖还是觉得有愧于我,在很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单独去过母亲那

里。母亲那些关于分享的说法当然不会当真,早就抛到脑后去了。

,临近郝叔53岁生日,这些家里短都是细心的白颖办,快到日

的时候白颖还特地提醒我准备礼

郝叔53岁生日那天,我和妻特意去给他祝了寿,亲手送上母亲的肖像油

画。得到了我的支持,母亲和郝叔在我们面前不再避嫌已经是公开一起了。

这次因为我跟在白颖边几乎形影不离,郝叔没机会手,而且第二天一早

我们就返回了北京。

郝叔生日过没几天,我接到他的电话,说是要带着母亲和小天来北京看望我

们夫妻。

几天后,母亲一行人抵达北京,我和白颖准备了一接待了他们。

见面时,郝叔说话的吻俨然成了男主人。他拿一张金灿灿的喜帖,是他

和母亲的订婚邀请函,正式请我们夫妻参加。看看喜帖上的日期,正好是母亲四

十三岁那天。

母亲一家远而来,这次不像上次小天生病时,我建议母亲多住几天,带小

天到游玩一。我们家是四室三厅的房,我们夫妻俩还没有孩,两个住本

来略显冷清,母亲和郝叔带着郝小天的到来倒是让以往冷清的家里闹了许多。

母亲说:「知你们小两工作忙,北京我也熟,白天你们该怎么忙就去忙

吧,不用我们,我带他们父逛逛。京京好久没吃妈的饭了吧,晚上记

得在家吃饭,妈给你们一手。」

既然都不是外人,我和白颖也不再客,各自上班去了。

晚上回家,母亲早已准备好饭菜,一家人吃饭聊天,兴采烈。临睡前,母

亲说是我工作最辛苦需要补充营养,还给专门为我煲了汤。

我们夫妻睡在主卧,郝叔和郝小天住在次卧,母亲因为还没正式和郝订婚,

暂时避嫌单独住在另一个客房。

郝叔他们在我家住了五个晚上,第六天午返回沙。送走他们后,妻

说,你别看郝叔五十多了,起那事来,却还生龙活虎。我狐疑地问妻什么事,

她说就是我们每天晚上都要的事呀。我纳闷地问妻,你怎么知郝叔那方面

厉害。妻凑到我耳边,神秘兮兮地地说,看来你还不知,郝叔他半夜三更都

会溜妈的房间,和妈上个把小时。

我大吃一惊,问妻怎么知。妻说,一次和妈说悄悄话,她告诉了我这

个秘密。我更加目瞪呆,说这事,妈也跟你讲,你俩也特了吧。妻

一笑,说这算什么,我和妈无话不说,我们还聊过我们夫妻间的生活。

虽然白颖如此解释,我心里还是狐疑未定,毕竟我多次偷听郝叔和母亲行房,

几乎每次母亲都会忍不住大声叫床,那声音近在咫尺的我绝对可以听到,怎

么这几天我睡时完全没听到任何异响,而且每次都是一反常态着床就睡,一觉

到天亮。

看了母亲日记加上听了白颖给我坦白后我才知,原来郝叔自从尝过白颖这

个年轻貌的人妻小少妇后简直髓知味,一直想的不行。那次我带白颖去给他

过生日,全程都和白颖在一起一直没让他找到机会,许久没沾上白颖的郝叔看着

白颖在自己面前来来去去却吃不到憋的特别难受,我们走后他终于忍

不住放脸来求了母亲很久,母亲见实在拗不过他,一时又没有办法让白颖过去,

只好借着两人订婚专程给我们送喜帖的理由跑到北京。

那几天母亲煲的汤,是郝叔搞来的秘方,里面有昏睡药的成分……

第一天晚上,我们睡后,白颖被一阵叫床声吵醒。熟悉的声,不用猜

肯定又是郝叔偷偷跑到母亲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