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4)(1/10)

作者:祈福

2020年10月18日

第四章·白颖失之谜

白颖在和我恋期间,我就已经带她回家见过母亲,她们两人虽然年龄有些

差距,但是相投,很快成为闺。结婚那段时间,母亲来北京持婚礼,当

年寒假又来小住了月余,两人有空就一起游,逛街,渐渐更是无话不谈。从此

以后无论大事小事,白颖总是想和母亲商议,甚至一条裙、一支红有时也要

征求母亲意见。母亲寡居,也乐意和这个善解人意的儿媳妇这方面的经验,

两人谈论的话题由家里短、衣住行开始,逐渐,后来就连闺房中的事也

毫不忌讳。

一开始,母亲毕竟还是有些辈的矜持,即便谈到也是关怀晚辈般问一些

「左京对你怎么样,有没有欺负你?再好也要注意节制啊。」之类的浅尝辄

止,最多也就是「和京京那方面最近怎么样?」这样稍微带开玩笑似的询问。

母亲帮助郝小天治疗好病,回沙后告知我们郝叔要替父亲守灵三年时,我

们还赞许说这个人知恩图报。可一年多以后,母亲和白颖通话时说的的私房话就

慢慢大胆起来,关心的话题变成了「你们小两多久一次」「一晚来几次」甚至

连「我们家京京能不能满足你?」这话都玩笑似的开来了。白颖

到了母亲的变化,对母亲的转变纳闷不已。

白颖所不知的是,此时,在我们里「老实、忠厚可靠、知恩必报」

的乡人郝叔,趁着「近楼台」的便利,凭着看似他忠厚的外表、人前表现

来的定报恩的一些故作姿态的行为、察言观的迎合话语,一步步取得了母亲

的信任。登堂室后,发现母亲寡居寂寞,瞅准机会一击而中拿了母亲。然后,

凭借自己雄厚的本钱、惊人的能力,加上厚颜无耻的哀求和无孔不的手段,

终于赢得了母亲的芳心,使得母亲心都成了郝叔的俘虏。

这之后,郝叔开始肆无忌惮的玩母亲,提无理要求。沉浸于在

中不能自的母亲,却把这些无理要求当成了趣,更加陷其中。

更有甚者,当郝叔要求母亲穿上当年他第一次来我家谢父亲时母亲穿那

的衣服和郝叔来一次「昨日重现」时,母亲只是犹豫了一就答应了。于是郝叔

和母亲装作父亲在旁,两人说着记忆中当年的那些对话,然后郝叔上前一边

母亲一边仍然和母亲继续表演。整个过程中,母亲表现的百依百顺,就算郝叔让

她说的辱及先父的话语也是毫不犹豫的合着说了。

随着母亲越陷越,在郝叔的调教望方面的追求使她观念也发生了不小

的变化,表现在外的就是和白颖聊闺房之事时话题越来越大胆。

母亲42岁生日,我和白颖回沙为母亲举办了盛大的生日宴会,细心的白

颖从郝叔给母亲的生日礼上发现了端倪,而我在几个月后去广州差时趁工作

提前完成后的空闲时间返回沙,亲目睹了母亲和郝叔的亲密关系。

虽然有所发现,虽然对母亲和与她差距如此大的郝叔好上心有不甘,虽然

觉得郝叔可能不像他之前表现来那样忠厚,但我并未因此警醒,更未曾反思郝

叔的为人究竟如何,反而觉得既然母亲自己都接受了女的就不该涉上一辈

的个人生活。

沙最后一天,我面与母亲团聚在母亲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临走时,母

亲特意叮嘱我如果个月有时间就带白颖来给小天过六周岁生日。

一个月很快过去,郝小天过生日前一天,我因为工作原因实在脱不开,只

好让白颖独自前往,白颖在母亲那里停留了两个晚上,终成祸之始。

本来答应了母亲,计划是和白颖一起回去的,可临行前的晚上公司忽然有一

件重要的业务压过来,到了夜还没忙完。怕母亲已经睡,只好给母亲发短信

说明了一,并说到时候白颖会自己过去。

母亲收到信息的时候刚和郝叔在床上缠绵了一次,匆匆看了一手机,说

「京京最近太忙了,明天不来了,颖颖自己过来给小天过生日」

听说白颖要自己过来,郝叔顿时一喜,刚刚去的起来打

在母亲上。

「你可不许打颖颖的主意,徐琳和青菁也就算了,颖颖可是我的儿媳妇,你

不要起什么坏心思。」

「夫人,我哪敢呢?夫人和小夫人都是天仙一样的人,我是从来不敢亵渎

的,何况小夫人还是恩人的儿媳妇……」

「嘴上说的倒好,一听说颖颖面都什么样了自己不清楚?你还说不敢亵渎

我,你刚刚都什么了?」说着伸手抓住

郝叔的了两,惊叹:「这

么快又这么大了?是因为颖颖?」

郝叔讷讷不敢回答。

「要不,你再亵渎我一?」母亲媚如丝的看着郝叔,「我儿媳妇的

你不要去想了,不过……」母亲顿了顿,小手继续着大说:「今晚,你可以

把我当成颖颖……」

说着,对着郝叔分开大,刚刚饱经摧残的妙湾又开始泛滥成灾,「郝

叔叔,快来嘛,颖颖要你……」

郝叔见状兴奋的满脸通红,睁得老大,上前把母亲双扛到肩上,大

到底……

「啊……好大,怎么这么猛?」母亲拍了一郝叔的,旋即继续说「郝叔

叔,死颖颖了……」

郝叔不再回话,埋,把母亲搞得哇哇大叫。

结束后,母亲揶揄:「还说不敢亵渎颖颖,刚才怎么那么兴奋?我看你啊,

就是对颖颖有想法……」

母亲不知怎么想的,话锋一转又说,「唉,你这么大,也不知颖颖能不

能受得了。」

母亲模棱两可的态度搞的郝叔不敢接话,不过心底却起了异样的心思。

第二天,母亲开车去接机。

飞机,白颖简单问候了母亲几句就急匆匆的跟前来接机的母亲在车上聊

起了「私房话」。上次母亲42岁生日白颖发现了两人的异常,苦于没有和母亲

单独接的机会一直憋在心里,这次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