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14)(1/10)

作者:祈福

2022年/5月/10日

如果只为发,女人会找一个又老又丑又没有文化的男人吗?这个很难

说清楚。

但是要问男人仅仅想发望会找什么样的女人,那么一般说来年轻漂亮

材好大概是首选,至于学历、格、三观什么的,应该没有那么重要吧?又不是

要结婚。

那么话又说回来,女人只为找男人,那首选项呢?

大活好。

大概应该是这样吧?

相貌、材会排在之上吗?怕是真正需要解决的女人不会首先考虑这个

吧?

其他经济能力、学识、为人等等,也会考虑一,不过应该是比较靠后考虑

的吧?

如果男人天赋异禀、本钱雄厚,活又没的说,那么那些靠后的选项大概可以

忽略吧?

我说的是仅仅为了

可是,又是通向女人心灵的窗

这个就有问题了,这么看来的话,女人很容易从转变成啊。

所谓「日」久生,虽然不想承认,很多时候女人不到像一些男人那样

啊。

好在,大家不可能见面先扒了看看大小。矜持,总会有的吧,所以其实

还是颜值家这些最容易让大家看到的项拿得手更占便宜。

不过,万一遇到直接忽略这些的特殊况呢?

…………………………

白颖回京已是礼拜天的夜。

光是这个礼拜,白颖就去了郝家沟两次。

充分享受了的需要,带着一的疲惫,白颖携一双儿女降落到了北京机

场。

我早已在接站等候多时。

看着一脸慵懒的妻,我怜意顿生。

俗话说三十而立,枉我是名牌大学的材生,上三十的大男人,还在为生

活而奔波,还不能照顾周全自己的小家。

还好,还有母亲帮衬。

虽然母亲远在千里之外,也在为自己的事业忙碌,可她总是不忘母亲

的责任,闲暇之余总是主动要求帮我照看妻儿,让辛苦工作的我少了很多后顾

之忧。

只不过,倒是让妻受累,几乎每个礼拜都要来回奔波。

的是,妻对此毫无怨言。

郝家沟在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除了环境宜人外没什么值得称的。

不便,购也不便,即便有个温泉山庄,文化娱乐也少的可怜。

可每次妻从那里归来总是显得容光焕发。

这一,让我庆幸不已。想来那边青山绿天然氧吧果然还是修养放松的好

。往来通消耗虽然不菲,可这破费对现在的我来说,完全是可以承受的。

白颖这边,不得不经常我面前飙演技,时间一久,竟然有些习惯了,对我的

愧疚也越来越淡了。

不过看着前来接机的我充满怜意和惜的神,特别是小心翼翼呵护着两个

的样,白颖不由的愧意又生,还有些恨自己了。

面前的老公是从大学时就相识相恋的,那是一段几乎不掺杂任何杂质最纯真

。两人之前都没有经历过实质的恋,可以说纯洁无比。

毕业结婚后,两人没有依靠家中父母,一起靠自己的努力打拼。特别是老公,

为了这个家经常差不顾节假日,年纪轻轻就有了些许白发,实在是很不容易。

要不是那次错,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老公。

那次,要不是老公忽然有事,也不会让自己一个人去给小天过生日。要不是

自己鬼使神差般大半夜跑去偷看婆婆和那个老男人行房,也不会让老男人抓到机

会。更离谱的是,老男人着大向自己求时,自己竟然在望的驱使

决的拒绝,反而在老男人一再要求梦呓般答应给老男人一次。

就这一次,让老男人那条大了从没有过的罢不能,最

终在婆婆的姑息迁就推波助澜,一步步走望的渊。

老公是多么优秀的男人啊,上又顾家,自己,却因为生理上的那需求

了违背人的勾当,有时候真想狠狠的扇自己几

可是,一想老男人,想想他那黑驴般壮硕大的,那让人死的

那让人脸红心话,那一次次让人罢不能的绝……

白颖咬咬嘴,悄悄夹了夹,心里无声的向我说了声抱歉。

看着我往车上抱孩的背影,她微微摇,自始至终没有一丝异样。

我那时从未怀疑过妻

在我想来,我对妻的似海,妻对我的亦应是真挚灼人。我们都是

彼此的初恋,少年相恋,结发相濡,恩不疑。

何况,还有母亲陪伴把关,这也是我的底气所在。

父亲自我幼时就没少差,后来自己经商更是经常天南海北。很多时候都是

我和母亲两个人在家里互相扶持。父亲外的时候,是母亲用她柔弱的肩膀扛起

了家里的大事小事。在我心中,母亲是我的依靠,也是我最后的防线。

哪知,人心是会变的。

是谁。

………………

白颖还是有惴惴。

晌午后的那次激,虽然知自己还在危险期,可就是忍不住让那个老男人

了。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过,婆婆都怀了两次了,为自己受那次,在他一起也就是几天的事,这

方面这个老男人奇的准,这次一时忘形没措施,保不住会怎么样呢。

白颖淡定不来。

的时候什么都顾不得了,激过后一地,最受伤的,还都是女人。

吃药吗?这会还来得及的。

白颖又想:应该不会那么准吧?

不知的我,还在车上不时的温声问,白颖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去多想,

转而应付一个劲问着自己母亲近况和这次郝家沟一行见闻的我。

到家已经午夜时分,安置好了两个孩,白颖没有像以前回家那样很快沉沉

睡去。洗漱过后,她伏在我边,小手不时在我的上撩拨着。

想想这一趟郝家沟之行,自己上是满足了,可老公自己一个人在家忙里

忙外还要工作,白颖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便宜了那个老男人,也不能冷落最的老公。

虽然,应该不会像那个老男人那样让自己舒服……

丽成熟的对我的诱惑有多大?自从我们有过关系后,只要我行就

想要。

虽然每次的结果都是差人意。

正想翻去床里找,妻的柔荑忽然向,捉住了我的……

我哪还忍得住,腾而上,两个人并作了一个。

这段时间妻总是很,特别是从郝家沟回来,当天一定要一次,也许这

就是人们常说的小别胜新婚吧?

……

「颖颖,今天是安全期吗?」

因为之前每次都会提醒我带,只要她不说,我就不带。这次全

程都没有提这茬,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

可不知怎么的,这次完事后,我鬼使神差般多问了一句。

闻言,微微愣了一,不过上就调整过来。她对我莞尔一笑,说:

「算起来,危险期差不多应该过去了。」

我也就没再当回事。

………………

如同往常一样,礼拜一一大早,洗漱吃饭,保姆登门,孩托付给保姆,我

们各自上班。

一到医院,白颖很快就在人山人海的问诊中,忙碌起来。

那些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