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12)(1/10)

作者:祈福

2021年11月30日

字数:31237

第十二章

午饭期间,白颖意外的没有看见郝叔。

虽然家里并没有多少人,可白颖这次来后发现这老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一本

正经的正坐在饭桌南边他那个一家之主的位置上,一副封建家族大家的味

让受现代教育的白颖肚里暗暗好笑。

母亲见白颖老是往郝叔座位那瞅,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样,笑眯眯的连忙

解释:

「你郝爸爸去镇上了,这段时间忙着换届选举,经常很早门很晚才回来。

这不,今天早饭都没吃就赶着去政府了。」

母亲当着众人的面用了「郝爸爸」这个称呼,白颖不由得脸上一红,她不敢

看大家的脸,竭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只是,「嗯」了一声,就闷

吃饭了。

好在母亲嫁给郝叔已久,本郝叔对白颖来说就是辈的存在,也是应该跟

着母亲这层关系喊「爸」的,所以就算大家乍闻这称呼,也没引起多大反应。

他们哪里知这个称呼是白颖在什么第一次对着郝叔喊来的,郝叔

当时又对白颖了什么,如果知势必又要大跌镜。

白颖这才知郝叔一大早就去镇上了。这老一把年纪,昨晚和自己疯了

那么久,还能一大早起来跑去镇上搞工作,这份力这份劲让白颖佩服不已。

龙山镇换届选举的日为副镇的郝叔有些忙碌是真。可另一方面,郝

叔也在多方走动,拉拢关系,设法争取在这次选举中再一步。

毕竟官的越大,权限也就越大,官场上的能量大了,对母亲企业也就更有

利。这,从公司轻松拿几块地和争取到的优惠政策减免的税费都可以清楚

的看到。

母亲当然也乐于看到郝叔在制里能更上一层楼,这样不仅对公司有利,也

能向众人宣示自己的光完全没有问题,自己找的是可靠又有能力的男人。所以

各方面都给予了充分的支持。

「颖颖,妈先向你告个罪。你郝爸爸这次要竞选龙山镇的镇,虽说问题不

大,可说不定还要扯一亲家这面虎旗。郝家沟的变化你也看到了,你郝爸爸和

我是真的想要改变乡亲们的生活,不光是咱们郝家沟,整个龙山镇都要有个大变

样。不说别的,你是医生的,也看到了,整个镇上都没有个像样的医院,乡亲

们看病都要跑上百十里去市里才行,不知耽误了多少人……」

个月,妈过生日。这几年妈都没正经过次生日,你们也忙,大老远的

也没让你们回来。现在妈这边安稳了,就好好过一次。还有啊,不知亲家母这

次能不能过来一起吃个便饭,大家闹一。我们好时间没见面,怕是都有

生疏了。」

「到那天你郝爸爸也会邀请本地的各级领导过来,到时候让我们沾沾亲家母

的光,脸……」

不等白颖回话,母亲又叹了气,语重的说:「说真的,这办了公司以

后妈才明白,只靠我们自己努力打拼是不行的,跟当地政府搞好关系我们这些企

业才能有足的发展啊。」

这里,母亲语气定的说:「不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也好,为了郝家沟

乃至龙山镇的乡亲们也好,妈都想你郝爸爸把镇这个位!我一定要想办

法彻底改变这里穷困的面貌,让整个镇的乡亲们都像郝家沟的人一样生活来个大

变样。」

搁到以前,白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初见时穷困潦倒、又只有小

学文化的老男人居然在短短几年后当上了副镇,这会又要竞选镇了?如果他

年轻时就有这样的际遇,还能上天不成?

要说这些全都是靠母亲在背后支持,怎么想都是言过其实。就算像自己老公

左京这样北大正常毕业的,了仕途也不敢保证就能升迁的如此之快啊。

不过话说回来,不这个老男人以前多么潦倒,又是怎么攀附上自己的婆婆,

还有和自己那些对外人难以启齿的事,他自己貌似倒真是有能力。确如婆婆

所说,他当上郝家沟村支书以后整个村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都是自

己亲目睹到的。母亲所说的这里医疗条件的简陋,自己也是有所耳闻。曾几何

时,自己还想组织个医疗支援队定期乡过来专门来帮助一这里乡亲父老,只

是因为原因一直未能成行,看来这事回去以后还是要想办法筹备一……

当然,婆婆过生日邀请自己的母亲来这事,儿媳的哪能说不答应呢?

婆婆又把要从自己亲妈那里借势的想法摆在台面上,说的明明白白,理由又

是这么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这事,还是告诉自己亲妈让她决定吧。

白颖答应着,表示一定会把婆婆的邀请传达到。

午的时候,白颖带着龙凤胎孩,母亲带上一对双胞胎兄弟,加上小天和

郝萱,在几个小保姆的陪同照顾,四游玩。

十月的衡山脚,风景优,气候宜人,这里远离城市喧嚣,鸟语晏晏,到

满是郁郁葱葱的绿。一大一小两个绝妇人装扮得宜,携相伴,徜徉其

间,一派恬淡富足平安祥和的气氛,似在诉尽人间好。

路上遇到的乡亲父老激于母亲给这里生活带来的改善,无不主动亲切的打

招呼,有些故意当着两人的面大声的称赞,当然少不了对白颖的赞

在田园诗般的自然风光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白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

的满足,她觉自己越来越喜上这里了……

,婆媳俩还带着孩照了好些个照片,也给我发了好几张。

忙碌工作中,看到慈母有妻相伴,看着慈母孙享尽天,看着

一脸恬适的微笑似乎比在北京更加开心了几分,看着照片里的两人不经意间

的发自心的喜悦,沉闷工作中的我心也舒展了几分,觉得更有劲了。

……

几个小保姆年龄不大,却手脚麻利,在母亲的调教也很会察言观。虽说

前两夜听到了什么,可白日里丝毫不见任何异样,对白颖也是恭恭敬敬,小心

翼翼的伺候着。

到了晚上,小保姆们几乎是掐着分工明确的照顾郝老爷、哄着小天和郝

萱休息,楼上育婴房的两对双胞胎也都看护的妥妥帖帖的,让主人找不

病。

即便是已经心悦诚服的被郝老的大征服,白颖毕竟还是要顾及形象。

白日里,她依旧是一副贤淑典雅的样,一举一动说话投足都十分大方得

符合知识分、家中媳的该有的礼仪。那偶尔表现的清冷或淡雅,让住在楼

上此刻陪侍在周围的几个小保姆都有些恍惚了,怀疑自己前两夜是不是自己听错

了或者看错了。

不用说,小保姆们和郝老都曾有过,知之甚,完全不会被其

表面的忠厚迷惑。

这样难得一见的雅女材完颜值逆天,又有如此的家背景和丰富

学识,怎么会委于自己老爷那样猥琐的老男人?

话说回来,虽说白颖失后为所迷最终臣服于郝老,可她除了这事

外,无论工作上还是在家里都挑不任何病,兼之貌与智慧并存实在是一

位不可多得的贤妻。终其一生,她所有经历过的男人加上我和郝老也不过区

区三个而已,而且她的初吻和初夜确确实实都给了我。要不是她轨的人实在太

令我难以接受,平心而论以她的条件多谈几任男友或者找几个优质人在现在这

个社会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我也知,除我之外,白颖和那两个男人的开始都是原因让她被迫接受。

女人和大自然里几乎所有雌一样,只要那里被雄了,基本

也就放弃反抗了。如果从中获得了快,那就很容易有第二次,乃至更多次了。

就像郝叔那样,第一回耍了手段迷了白颖,期间凭借异于常人的大

把白颖迭起。又在母亲的纵容几次就把白颖到心悦诚服,往后自

然逐渐没了顾忌。

细究起来,到这个时候之前白颖还不算主动背叛过我。

轨同一个男人,一回和无数回又有多大区别。

还有,要不是那几年我工作太忙疏于沟通。加上自原因,一个年富力壮的

青年家伙什和能力竟然都无法和郝叔这个老东西相比,想必她也不会沉沦去。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