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11)(1/10)

【我的妻和郝叔——左京的无奈】(第11章)

作者:祈福

2021年9月30日

字数:32937

【绿文,特别恶心,不喜慎

第十一章·沉沦(二)

浴室的,白颖任凭冲刷着自己白生生的

昨夜和郝叔纠缠在一起放纵了大半宿,这期间自己和那个老男人又是亲嘴又

,不记得用了多少个姿势,了一汗。

一晚来,不只上混杂着老男人上的汗臭味,嘴里也充满着老男人嘴里

的旱烟味,还有因为又一次被老男人了,有一无法形容的味。总之,

整个人浑从里到外都黏糊糊的十分难受。

刚刚一回屋母亲就跟来了,跟着和白颖絮叨了大半天,直到母亲走后白颖

才得以拖着疲惫的了浴室。

洁白的脖颈上,也不知被老男人了几棵草莓,似乎怎么洗也洗不掉,只

能任它慢慢褪去。

手抚着酥,还记的昨夜老男人惊喜的神。这里要比生育之前大多了,沉

甸甸的,也都变大了不少,充满了成熟妇人的韵味。更让老男人惊喜的

是,即便在喂过两个孩之后这两颗大白里还储有大量

这还不是因为左京,怕饿到两个孩,一直给自己买了太多的补品。

这段时间补得着实有些厉害了些,的自己老是涨

这倒正中老男人怀,合时他趴在自己完了这只那只,喝的饱

饱的,也不知给孩

不过,被老男人的滋味另有一番舒,冗余的来自己也

了不少。

仔细的搓洗着昨夜被老男人又是抚又是舐的玩了一遍又一遍的

沿着小腹一直往,三角地带附近柔柔的混杂在一起,小手垂在那里

伴着的冲洗慢慢梳理着。

这里,是昨夜老男人的重照顾地方。那壮硕的大黑不知

多少次,直到现在还有些火辣辣麻酥酥的。

,似乎了呢。

这个老男人,一都不知怜香惜玉!

可是,越是这样自己越是喜很啊。

清理完外,轻轻翻开里面。小包裹,里面还有些黏糊糊的东西。

纤细的手指小心的抠挖冲洗着。

碰到那些位,不免会有些反应。特别是已经红的小,一碰

到就特别

这个老男人……

那么那么,就不知,还那么凶……

人家的小,怎么受得了?

不过,实在是太舒服了……

自己老公的那个东西也有18公分,可细细的白白的,尖尖的,而且也

不是很。以前没觉不好,也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快,当时还觉得老公那里白

白的很可,总是开玩笑说那里是白玉

可自从被郝叔又的大黑过,小受到那满满的充实,还有

那鸭大小的在里面剧烈的刮带来的舒,自己老公那白玉

就索然无味了。

无疑,自己还着老公。

可就是,似乎怎么也抵抗不了大黑的诱惑。

明明定了决心,可每次一看见老男人那条大黑就失去了应有的矜持,满

都是想着让它快来。

昨天晚上,又是那样。

可是,真的好

跟这个老男人才是真正的吧?

跟这个老男人的时候,自己似乎可以忘了一切。只希望自己和老男人的

能永远连在一起永不停止的,让自己验那飞在云端的快,至于应

该守的妇还有和老公的什么等等其他什么的,都不在乎了。

手,在那里搓着,今晚,婆婆说了不来叫了,自己真的要主动上去吗?

想想老公,真想一走了之算了!

可小……还是好想要啊。

那个老男人说自己永远不会累,只有婆婆才能偶尔势均力敌。

今晚,不让那个老男人睡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多久。坏,坏了人家的

贞洁,人家就把他榨……

……

母亲中的「那几个妮」,说的就是之前母亲在车上向白颖提到的公司最

近招的人才中比较突的王诗芸、何晓月、吴彤三人。适逢十一,母亲给她们都

放了假,这次白颖过来,恰好都没遇到。

几个月前,母亲跑到北京参加了一场招聘会,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特意跑到

北京来招人,这也是有原因的。

郝叔和母亲回郝家沟后,因为之前和母亲有过约定,

也确实消停了一段时间,

可随着母亲肚越来越大,生活上渐渐照顾不到郝叔,付之后仍不能

满足旺盛的郝叔,无奈之只好默许徐琳和岑菁青与郝叔的事,答应岑菁青

郝叔的小老婆,让郝叔顺利开了岑菁青的后

可是徐琳和岑菁青各自都有家有工作,不可能天天待在郝家沟,郝叔又偏偏

耐不住寂寞,常常在母亲耳边唠叨让母亲想法把白颖叫去郝家沟,被母亲否决之

后又在村里勾搭小媳妇,这事来。母亲不胜其烦,这才不得不打定

主意,要把郝叔的轨对象都严密控制在自己掌握之

不是喜白颖那年轻大城市的白领吗?正好公司也缺人,母亲脆亲自上

阵跑到北京,在招聘会上母亲不惜重金招聘了一个材和白颖有九分相像的

女人王诗芸,这是一个有家有孩的年轻少妇。当时王诗芸也是北大毕业的

材生,就职于一家跨国公司还未辞职,因为车贷房贷的压力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

招聘会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选择,母亲相中她的貌和气质,不惜薪把她挖了

过来,签六年的劳动合同。

王诗芸家在北京,丈夫也在北京工作,有个六岁的女儿。母亲告诉她公司成

立不久,正在起步阶段,各方面的事都需要理,王诗芸担任办公室主任职位,

在公司成立初期的条件,实则相当母亲公司二把手。所以非常忙碌,但薪酬待

遇可以给到她原公司的两倍,唯一的要求是要驻公司,三个月才能给一次探亲假。

王诗芸同母亲一样,不仅相貌非凡,而且明能。虽然挂念女儿,也与丈

夫不舍,但母亲给的报酬实在让她难以拒绝,以她的条件,在北京工作能拿到

五分之一就不错了。何况母亲还许诺年底公司效益好可以又分红。所以王诗芸义

无反顾的一签了五年的合同,来到了郝家沟。她来金茶油集团公司上班后,母

亲便当她自已人一样,还在郝家祖宅为她安排了一间上好厢房,同自己吃住在一

起。

王诗芸看母亲的气质谈吐,心里想着需要多么优秀男人才能降服母亲这样才

貌双全的女人,来到郝家沟一看,郝叔那副尊荣真让她大跌镜。暗暗想郝叔

肯定是有特别的能力才能打动母亲这样的人。

母亲知经商官场上没人不行,郝叔这个人虽然不学无术,但吃喝玩乐、人

往很有一手,自打了村很快就和当地村镇官场上的人称兄弟打成一片,

所以并没有让郝江化手母亲公司事务,自从他当选村起,母亲便要求他一心

一意往官场发展,为公司发展提供政治上的便利。

因为在母亲的安排了郝家祖宅,当天夜里王诗芸便知了郝叔的「能

力」……

母亲着叫床声足足喊了一个多小时,这还是母亲王诗芸暗想,这份能力

恐怕不止自己现在文质彬彬的老公望尘莫及,就连大学里和自己好过一阵英俊魁

梧的育生学恐怕都比不上。不过老板家的房中事王诗芸还是不打算八卦的,

好自己分的事,为家里多挣些钱换的房,给心的女儿更好的教育,

稍微分担一的老公养家的压力才是正事。

王诗芸想的很不错,工作上也非常卖力。可是一直住在郝家祖宅,时间短些

还没什么,雇主要求的是三个月才能回家,这么时间天天夜里听着母亲和郝叔

行房,他们的叫声又时间又,一个远离老公青正艾的小少妇怎么受得了?

何况郝叔一看到她就想把她搞到手了。

半月后,王诗芸的承受力达到了极,这天晚饭的时候郝叔在饭菜里放了

「东西」,夜人静后,郝叔推开了王诗芸卧室的门,这个可怜的小少妇早已经

衣衫不整,在一只脚的小上,大大张,一只小手在抚摸房,一只小手

在粉间一个劲的

看到老板的男人自己的房间,自己这个样,王诗芸大羞,可等这个老

男人撩起睡袍那个东西,顿时吓坏了。王诗芸这才发现这个老男人虽然

较矮,人看起来也有些瘦,可黝黑的特别结实,最让人吃惊的是他

的男直愣愣的着,尺寸大的简直吓人,怪不得老板夜夜叫喊的那么

大声。

时间没有男人,还被了药,久旷的小少妇几乎没怎么抵抗就被扒掉

解脱净,白皙的展现在前,老男人毫不客气的搬开人妻

观赏那私,与白颖茂盛的不同,王诗芸那里光秃秃的是个白虎,

嘟的白之极。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