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10)(1/7)

作者:祈福

2021年8月12日

字数:16571

第十章·沉沦(一)

……

两辆SUV疾驰在从沙返回郝家沟的路上。

前面的白路虎是郝虎开着,在前面开路。郝龙驾驶着黑大奔,载着一家

随其后。

郝叔坐在大奔副驾位,母亲和白颖一人抱着一个孩坐在后面。两个女人许

久没有见面,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

当然,主要话题还是围绕着如何养育孩。母亲这两三年几乎连续哺育了一

女二男三个孩,这方面经验丰富,正在向着白颖传授育儿经。

白颖虽是大夫,但毕竟不是妇幼专业,初为人母真有些手忙脚。三个多月

来不是岳母经常上门帮忙还请了一个月嫂,还真应付不来。而我仅仅在孩

后的一个星期帮了忙,很快又投到繁忙的工作中去了。那段时间,差的

任务越来越多,有时三五天,有时大半个月。

听着母亲的谆谆传授,白颖这趟没有白来,带孩碰到的很多问题,母

亲这里都能一一给予让她满意的解决办法。毕竟自己亲妈已经20多年没带孩了,

还是这个婆婆的经验更有借鉴意义。

两个人越说越投机,闲聊之余,母亲还给白颖说了一郝家沟和她的公司这

一年多来的发展状况,毕竟这是母亲一直为之努力并且特别有成就的地方。

母亲说到她的公司规模又有扩大,前段时间招聘了多少人才,还有公司增加

了多少销售渠增加了,又资多少为郝家沟村民办了多少实事;郝家沟又

有多少人在她的帮助脱贫致富、修缮老屋,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前些日在离郝家沟村不远的一山脚发现了几天然

温泉,母亲当即资买周围的地,建成一座集康养保健和旅游休闲于一

泉山庄。

母亲说这些的时候,充满了自豪和满足。特别说到帮助周边村民脱贫致富、

改善生活条件的时候,她发自心的喜悦让本就雍容典雅的她似乎笼罩着一层悲

天悯人济难救贫的圣洁光辉。

看的,母亲一直很努力,在郝家沟生活的很充实、很惬意,也很幸福。

白颖表面上表现的兴致,和母亲聊的也很愉快,其实心里一直心事重

重。

这次白颖在我的说服答应了我一起过来,就没打算一个人带孩在郝

家沟住。满以为我可以至少待上一两天,她已经打定主意,不能再母亲结婚那次

一样,这次一定定的跟我一起走。

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家的重要还是大于自己需求的。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我连郝家沟都没去,直接从沙就回北京了。

……

给父亲扫完墓后我甚至没有陪白颖和孩去郝家沟住上一晚就像逃一样的匆

匆返回了北京。除了公司的确有业务需要理外,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重要原因。

不知是年龄的增还是因为生育了孩,白颖的明显增了许多。

以前我们一个周一次我勉可以接受,现在她一个周怎么也要三四次。

要孩时没办法,为了能让她受,那段时间我天天吃她准备的补药,只要

她在危险期就会。实在原以为生育后会消停,没想到生育后的白颖反而胃

更大了。不止三天两缠着我要,有时候一晚上一次两次都不够。

也不是我不喜和她,那时候我和她正笃,我是求之不得的。

可如此频繁的行为,我白天又累的要死,实在受不消。

我也有些矛盾,一方面的要死,时刻想着和她亲。一方面又有些有

些恐慌,有时了第二天晚上看到她脱,都会觉得在发抖。难女人

真的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记得谈恋的时候她没有这么大的胃,这才不到30

岁啊……

在听母亲说要白颖去郝家沟休养的时候,我心里真是大喜过望。虽然看

颖不知为什么似乎有些不不愿,我也顾不了那么许多,连哄带骗的是把她

送过去了。

坐上飞机后,我舒了气,接来终于可以休息一阵了。

说真的,为了应付她,我还悄悄去购置了那小药片。

那一天晚上,我和白颖激了一阵后觉有力不从心,就借去洗手间偷

偷用了一粒。效果还真不错,本来差偃旗息鼓的我一就成了猛男。那天晚

上我把妻压床上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妻收拾的服服帖帖。

这以后就有了瘾,一遇到应付不了妻的时候我就会找借偷偷溜去吃上

一粒。

结果就是

几乎每次都要吃。

小动作很快就被心细如发的白颖发现了。

好在她不以为杵,只是温柔的提醒我这药尽量少用,说是经常用会产

生依赖云云。

话是这么说,可每每我俩恩不能令她满足,她虽然不会说让我吃药,可总

会用绵躯贴着我的磨蹭,满脸渴求的看着我,用糯的声音腻声哀求:

「老公,我……我还想要,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又怎么忍心让妻难过呢?

这样一来,我一个星期至少要吃三四次。久而久之,这蓝小药片成了我们

的必备。

时间一,我落了一个病,只要某天晚上和白颖了,那第二天必然

偃旗息鼓一蹶不振,就算吃药也没有用,而且至少要隔上一天才能重振雄风。

把她一个人留在郝家沟和母亲作伴,实在是我不得已才策。母亲看

,我是放心的。

没想到的是,此举让妻了无法挣脱的泥潭,再也没能回

……

婆媳俩在后排座亲的聊着,郝叔在前面也不甘寂寞,频频回搭话。

不过,那火辣辣的目光总是毫不客气的在白颖上逡巡。

开始白颖还作镇静,瞪他几。可郝叔一不在意,把佳人嗔怒当成了一

趣。郝龙这个外人在,白颖怕引起误会也不敢说什么,在郝叔火的目光

渐渐低

人妻垂首羞的样引得老男人心更起,神越发的火猥琐,那目光如

果有手简直要把白颖就地扒光。

还是母亲看不过,咳嗽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郝叔这才有所收敛。

一行人乘坐的车辆一路疾驰,驶沙市区,郊区,渐渐接近衡山。

秋季的田野里,弥漫着青草的气息和谷的芬芳。

越靠近衡山脚,空气中的负氧离度就越大,远方起伏的山峦上到

都是郁郁葱葱的植被,令人心旷神怡,果然是休养的绝佳之地。

一路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