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8)(1/7)

【我的妻和郝叔——左京的无奈】(第8章)

2021年4月22日

作者:祈福

字数:16229

第八章·惊悉噩耗&白颖的抉择

不记得哪位大神说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如果写来也可以是一

说。」

生活本没什么,说是两人相现也好,说也好,其实

本质都那么回事。谁不是从中来到这个世界的?难描写的,用词

俗一,就罪恶了?

当然,有些不被大众认可的行为除外,例如:偷……

可存在,不就是合理吗?中国虽然比较封建,可自古至今这现象屡见不鲜;

人则似乎历来没把偷当成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

写这个的本意是补充一天堂大大的原著里隐去的那分,适当写一原著

里少有提到的白颖沉沦的分,奈何构思和文笔都有相当大的欠缺。有时候想是

一回事,写来又是一回事了,目前看来有崩了,写来的只是一些骨的床

戏……

可能就这个准了吧。

更新慢是觉得戏写多了其实都差不多。前几篇写的已经很过分了。

尽量写完吧。所以后面的,也可能更过分……

……

白颖终于意识到,自打第一次在母亲家里被郝叔迷迫,尝到了那

魂蚀骨的滋味,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所有的矜持所有的自制力在面前都

不堪一击,只要郝叔在边,无论怎么伪装都没有用,心中所想只剩郝叔那条



母亲来我家订婚请帖那次,母亲装作漫不经心的一提起那事,白颖就坐立

不安难以自持了,话都不知怎么说了,半推半就的跟着母亲去了郝叔房间,等

母亲离开剩自己和郝叔两人时,本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任凭郝叔

后来几天被郝叔在我边狎玩不但没有抗拒反而获得了更烈的刺激和快

反省了一段时间,到了母亲结婚那会,虽然对郝叔看自己的神有些厌恶,

虽然一个劲的说服自己要和我一起回北京,可当母亲发要她留来的邀请时,

她的就不受大脑控制了,嘴上说着要跟我走,实际却一个劲的要求她

「留来,留来。」拒绝的话弱无力,接来几乎顺推舟,到了晚上睡觉

时房门都没有去关,静候老男人的临幸。甚至后来越来越离谱越来越过火,放纵

了一个周后竟然恬不知耻的和郝叔到自己家在自己老公.是的,

在郝叔边,迫切想要和老男人媾和的念远远大过那微不足的自矜。

而且,和郝叔的次数越多,这觉就越烈。

白颖觉得郝叔好像自己命中的恶怕这样去会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那

一天。

要远离这个恶,要让自己注意力集中到别的事上。

重要的是,还要给我补偿。

给我生养一个孩,就成了白颖认为最有效的方式。

几天后,白颖便向我表达了想要孩的想法。恰好我也答应了母亲,况且我

们年龄也确实都不小了,事业也双双稳定期,要孩的事自然也就提上了日

程。

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作为左家的独苗,我也有义务去完成这个任务。

我们打定好了主意,白颖停药三个月,这段时间我也摒弃烟酒、熬夜等不良

习惯,我们两个还调养补了一番,开始了我们的育儿大业。

那段时间白颖对我愈发温柔,时也比以前主动了许多,一些原先不是很

位也可以了,一些从前不会说的话也说了,还让我买了一些趣服

饰用品,更添闺房之乐。

妻的胃似乎变得有些大,几乎天天都想要,而且一晚上一次本不能满

足,就算两次也有意犹未尽的觉。虽然我平日里一个星期来个一两次,每次一

两回就有些力不从心,可我认为这是她开窍了,为此还欣喜不已,更加加营养

滋补持锻炼,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满足妻。

我们想方设法调整了工作中现的加班时间,尽可能多的争取在一起的时间,

缱绻缠绵,了。

为了能增加受的几率早日抱上小宝宝,我们把的时间尽量安排在白颖

的危险期,一次都没有落

偏偏天不从人愿,尽我们作足了的准备,每次白颖的排卵期也都没有错过,

可忽忽四五个月过去,白颖肚都没见反应。

白颖还怕是自己期吃药造成了不良后果,去妇产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并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纳闷不已的白颖提议让我

也去个全面检查。

一开始,我是超级自负的,因为不论在素质还是在房事上我一直对自己

都有迷之自信。

白颖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在家里锻炼,听到白颖的建议后,我一边秀着胳膊上

那不成形的肌一边自信满满的对白颖说,「本没那个必要,不可能是我的原

因,你看你老公这一米八二的大个,还有这这格,怎么会有这方面的问题,

我看你想多了吧?

再说,要孩哪能保证一次两次就中标的?老婆,你要相信你老公,只要我

们继续努力,相信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孩的。」

白颖见我这么说,也就没有再持。

不过随后又过了几个月,尽我们依然调理得当勤耕不辍,可白颖肚一直

没有什么反应,让我们俩都郁闷不已。

这个过程中,母亲足月产了一个女婴,取名郝萱。

这是母亲嫁给郝叔生的第一个孩,从两人结婚到孩生仅仅五六个月,

当然惹得大家又是一场议论。

却说母亲这边,自从她和郝叔带着小天从我这里返回郝家沟就不顾怀着

开始了她的「大业」。她先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工作多年的教育岗位,在她婚后

第二年6月注册成立「湖南郝家山金茶油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她作为一个女人在四十四岁这个年龄舍弃事业编制,离开几乎奉献一生的教

育岗位跑去开公司,让人大跌镜,然而,这并不是她的一时冲动。

首先,自从她和郝叔谈恋起,边就一直有闲言碎语,两人订婚时虽然相

对比较低调,但知的人不在少数,知消息的人特别是边的一些同事对母亲

这样的级知识分找郝叔这样的老农民嗤之以鼻,大多数人抱着看笑话的心态,

等母亲结婚的时候,地方上的电视台新闻媒都轰动了,纷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