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和郝叔 左京的无奈(7)堕(1/7)

【我的妻和郝叔——左京的无奈】(第7章)

2021年1月26日

作者:祈福

字数:13821

第七章·堕

女人心、海底针!

,究竟哪一个对于女人最重要?很难说明白。

一直和我恩有加的妻,曾经对云雨之事并不那么在意。可当郝叔让她在

的世界里验到了从未有过的觉后,她就陷其中再也无法回了。

从郝叔那丑陋罪恶的大第一次白颖的那一刻起,我们接来的

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当然,也可以说,从母亲被郝叔得手那时起。或者更早,十几年前父亲知晓

郝叔家贫困起了怜悯之心那刻起……

行善可以,睛先。

却说母亲依着新婚回娘家的习俗,在郝叔的陪伴,带着小天一家三在北

京我家里住了三天,之后便要返回衡山县郝家沟。

离开那天恰好是周末,我休息。我开车把母亲和郝叔一行送到了机场。

一路上,母亲一个劲的唠叨,像所有老母亲对待远行的游一般,事无

都要叮咛好几遍。

对我和白颖的事,母亲好像特别在意。

「京京,妈是从你们大学时期谈恋时就看好颖颖的,颖颖这个孩哪都好,

妈也特别喜她,咱们可不能辜负她对你的一片痴。」

「人家毕竟是官宦人家的女,有小脾气你要多让着,哪怕就算错了

事,你也一定要懂得宽容。」

「妈知你工作忙,可咱们家也不缺钱,你千万不能因为工作冷谈了颖颖。」

「虽然颖颖没在我面前抱怨过你,可是妈知你冷落了人家。」

「你们还年轻,一定要好好相。你看妈又怀上了,你们结婚都四年多了,

怎么颖颖还没动静?」

「妈听颖颖说了,你还在事业上升期,还不想要孩,这哪能行?你爸爸走

得早,老左家还指望你开枝散叶呢!」

「听妈的话,回去和颖颖好好合计合计,赶快要个孩吧,你们工作忙没时

间看孩妈帮你们看。」

母亲说话的时候,郝叔也在旁边语重心的附和着,一副慈祥者的模样。

不能在母亲边尽孝,一年到也见不了几次面,我这个儿的就很

不够。母亲说的又句句在理,我不忍拒绝母亲的好意,一一答应着。

一直送母亲一行了候机室,与他们挥手告别,我才从母亲的谆谆叮嘱中解

来。

因为略微不适,白颖没有和我一起把母亲一行送去机场,只是把我们送

小区后就自己先回了家。

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白颖思绪万千……

其实所谓的不适只是因为昨晚和郝叔搞得太凶,以致今天走路时两

略微就会觉得那里火辣辣的疼。

了。

昨夜真是太疯了……

晚饭时听母亲说第二天就要离开,白颖就有些依依不舍。

白颖向我坦白时回忆说,不知为什么,一听说郝叔要走望就忽然特别

烈。

这一晚,她在我的滋补汤里加了比以往多一倍的睡眠药成分。母亲说的,

过实验,这个滋补汤里睡眠药成分即便多一些也不会对造成不良影响,

只会让喝药的人睡得更香甜。换句话说就是睡得很死,外面打雷都难以惊醒。

夜我熟睡后,她以期盼远方丈夫回家的小媳妇样的心急不可待的把守在

外面的郝叔迎了我们的房间。

十二月北京的夜晚,室外北风呼啸寒风刺骨,我们家的主卧室里却

盎然。

白颖一打开门,年龄相差近二十岁的两人在门便迫不及待的拥在一起,互

相撕扯掉上仅有的睡衣睡袍,很快两人就裎相见了。

郝叔拥着白颖,糙的大手毫不客气的在白颖胴挲,背、丰、翘

,顺着了少妇私密之

那里,已然泛滥。

白颖也破天荒的主动伸小手抚摸郝叔雄壮结实的膛,然后咬着红着脸

有些羞涩却十分大胆的慢慢往移,划过结实的小腹,一把攥住那的让她

又喜又怕的大家伙。

轻轻着老男人间火,手心受着这条力和度,白颖

里的意顿时就化不开了。

「颖颖,左京他睡熟了?」

看着少妇,猥琐老男人呲着大黄牙笑了。

「那还不让叔叔先去?」老男人看少妇满面的样,忍不住提醒

白颖这才醒悟,又闹了个大红脸,连忙转让郝叔屋关上门,一只小手却

一直握着那东西

不肯撒手。

回首媚示意了一,白颖一边握着继续着,一边扭着蜂腰轻摇玉

就这么牵引着郝叔聘娉婷婷的走向我们的大床。

郝叔在后左边半个几乎贴在白颖右半个后面,任由白颖小手拽着

自己的,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他左手在白颖上,中指和无名指曲起,就着人妻

不住的在那团鼓鼓的里扣着,直逗得人妻抖个不停。

卧室门到床边仅仅不到两米的距离,两人贴在一起,互相,走了

足足半分钟。

大床的一侧,我睡得正酣,嘴角还挂着微笑,似乎在梦。

郝叔故意在后着白颖来到靠我的一侧床边,白颖这才放手,俯看着

熟睡的我。

郝叔着大靠近床边,再距离我的脸仅有十几公分的距离的地方停了

来。

「乖颖颖,来,给叔叔。」

「不嘛……」白颖侧过苦着脸看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