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1/2)

意思,便走过去将他抱住,将他拉起来,“梦儿,可以了,离儿知你的心意了,起来吧,别生病了。”

柳梦没有反抗的任由阡陌殇将他扶起来,在冰冷的地上跪得久了,站起来的时候了一,阡陌殇见状便将人抱的更了些。“怎么了?”阡陌殇担心的问

“没事,刚刚跪得久了些,有些麻,过会儿就好。”柳梦摇摇,表示自己没事。

“梦儿,你不要多想了。我带你来这,不是想让你有负罪,而是想和你一同来谢离儿,若不是他,我不会懂得怎样去一个人,也不懂怎样去珍惜别人的。所以,带你来这儿一同谢他。今后我会好好的对你,连同离儿的那份一起,好好的珍惜你。我不能再错第二次了。”阡陌殇抚上柳梦的脸颊,温柔的说

柳梦知阡陌殇一直都是在为他着想的,这次也是一样,阡陌殇一直都是知他对阡陌离心存歉疚的,于是今天将他带到这儿来让他解开这个心结,柳梦知他对自己的好,也知今天他将自己带到这来,必然是想和自己久的。柳梦听着阡陌殇温的解释,回抱住他,“谢谢你,这样将我放在心上,我也会好好珍惜我们的这段的,我想我们能够久久的。”

两人久久的相拥在这翠竹环绕的空间中,好像世界只剩他们两人,如此也是好,便能无忧的久久了。

☆、第六十五章 噩梦萦绕 (2608字)

去给阡陌殇祭拜回来了之后,柳梦便病了起来,虽不是什么大病,却拖拖拉拉的一直没有好净。夜里阡陌殇都会被噩梦的柳梦吵醒,看到柳梦痛苦的神,只能将他抱在怀里好好安抚,直到柳梦停止痛苦的挣扎和呢喃,沉沉的睡过去。虽然他有问起柳梦到底梦到了什么,何至于如此痛苦,柳梦却都说不记得了。没法,阡陌殇便叫辰靖在柳梦的药中加了安眠的成分,希望借此让他轻松一些。可是刚开始还有用,但后来慢慢的也失去了效果,安眠的药不能用太重,不然反而会伤了。阡陌殇看着柳梦日益消瘦的样,心里着急,却也没有办法。辰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病症,没有先例可循这让他捉襟见肘,但也对阡陌殇承诺会好好研究。

这日,风轻柔,日光,阡陌殇和柳梦在亭里的榻上晒太,柳梦难得的在阡陌殇的怀里安静的睡了过去,没有噩梦的缠扰。在他挣开的一瞬神智不甚清醒的,竟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看到阡陌殇那张俊的面容,微微失神。岁月真的特别眷顾他,人至中年样貌没有留岁月的沧桑,反而是整个人的气质透只有经过岁月的洗涤和历练之后才能沉淀的稳重特质。片刻后,柳梦从阡陌殇的怀中坐起,看着阡陌殇问:“殇,要是我不得已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阡陌殇看着柳梦皱着眉的苦恼的神,虽觉得他不像是开玩笑,却浅笑着回答:“梦儿这样问,是不是背着我了什么坏事,说来是什么才能知要不要原谅。”

“不,我是很认真的,若我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柳梦看到阡陌殇并没有将他的话当真,着急着解释。这些时日被噩梦缠绕,梦境总是朦朦胧胧,星星,断断续续,虽然不知在说着什么事,但他有着一烈的预,这梦正在告诉他一个惊天的秘密,而这个必须得掩埋起来的事让他有愧疚的觉,他对不起阡陌殇,那不得已而欺骗自己心的人的歉疚无时不在折磨他。

“梦儿,你我之间无所谓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如若你欺骗我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