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0(1/2)

传来了无违的声音,原来无违在屋里并未安心眠,而将一切听得明晰万分。

一品红摇叹息,丢一句‘我不了了’,而后离开。

拢眉心,却是无计可施。

回房时,见无违背靠着床栏,拍了拍床沿,示意逝坐过来,眉间尽是璀璨的恬淡,角一牵笑得比往日还要光灿烂。

——终于知什么叫‘无力回天’。

三日,毒发整整三日,从虫终于繁衍到了一定数量,慢慢咬断脉,慢慢分寒冰包裹心脏,无违都面如常,勉力吐字清晰,用最后的时间搂着逝,直到阖逝去。

三日,无违完全无法,逝便陪着他不吃不喝,笑,虽然逝想要手掐断无违的生机,免去他剜蚀心之苦,却被无违淡淡却断然地拒绝。

“逝没事的话,不要急着来找爹爹啊,小心爹爹将你打回人间来。”无违最后牵起一抹倾城笑靥,在逝耳畔低低落一句话。

一夜白,但因着这句话,逝独自将无违的尸带到了这地寒冰石室中,几近十月不动轻生之念。

“爹爹,逝现在有事了,逝要爹爹给逝过个像样的生辰,逝不允许爹爹再耍赖了。”

笑得有些狡黠,因为先溪涧寒,再在冰室良久,逝已经被冻僵,所以逝费了很大的劲,才有些别扭地爬到了冰床上,侧过让无违与自己正面相对,修的指尖挑过无违的眉,熟悉而手可及的温度恍若隔世,逝中终于碎光盈盈。

了一,逝的颤音缩回。

“爹爹,我在世颜地底的宅翻检了许久,掘地三尺风卷残云,虽然没有找到解药,但我找到了这个。”

讨好般从袖袍中拈一颗赤红的丹药,在无违明明已经毫无反应的脸边晃了晃。

“逝找到蚀心了哦,厉害吧。”逝碎碎念叨,一边将毒药吞中,轻了一,而后说:“逝原以为,只有剖开爹爹的心腹,到爹爹心脏中挖那只雌雄同的虫,才能获得与爹爹一样的死法,与爹爹一起验蚀心的觉呢,现在少事了。”

了一气,气沉丹田,将真气在奇经八脉运走了一遍,开始慢慢炼化丹药,促使里面的虫孵化产卵。

“谁让爹爹这么坏的,没事还不允许逝去找爹爹,要不是找到了这药,逝可真会将爹爹开膛剖腹,挖那只产卵的虫呢。”

喃喃低语,中说着‘开膛剖腹’之语,双手却柔柔环抱住了无违完全没有温度的,寒冰石室中无违的眉上已经结了一层冰霜,倾城容颜仿若森寒,又仿若冷淡,惟独没有半温和。

良久,逝终于淡淡扰起了眉

“万蚁蚀心,原来是这般觉。”

在逝真气的开始蠢蠢动啃噬脉,逝咬牙,揪了无违的衣服,真不知,爹爹怎么能到三日都面如常呢。

疼痛到后来已经转而恶心,逝只觉脑发,周遭的一切都在渐行渐远,角已经咬破,却仍然抵制不住冲上的嘶鸣,逝了一气,凑上前,将贴在了无违嘴角。

——无违生前不止一次想过,若是逝能主动求该有多好,如今终于如愿以偿。

痛不堪言的在两人齿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