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尽》作者:欠扁之包

文案

“父皇,可以么?”

帝转看着后白衣翩跹,温雅致的少年,邪肆的眸中明灭不定。

只半晌,尽帝突然释然:“七月十五鬼门大开,皇儿定是那日地府放的妖孽。”

顿了顿,尽帝又抿起浅:“否则孤怎会因皇儿轻勾小指的羁绊,便将那坐拥天万世逍遥弃之不顾……”

卷一 东边日西边雨

第一章 夺位

承贤二十三年冬,荒无度追求生的承贤帝终于在病榻上不甘地由人阖上了苍老的双眸。这一刻,天知地知,逝去的一缕孤魂知,天人皆不知;有幸见到这一刻的人,再没有追忆的机会。

人只知承贤帝年迈无力上朝已经许久,早年的放肆生活在这位九五之尊上留了太多祸,而固执己见轻信士则给朝堂留了太多后患:只因承贤帝梦求不老,终生孜孜不倦于丹药之,对大臣们三番五次的上书劝诫早立太不闻不问,后又以边关祸或是赐封地为由将众皇遣送京城,导致太之位悬虚,朝堂动已经在所难免。

然帝位之争似乎只是悬于的万钧宝剑,却始终没有落,天人庆幸之余转而陈赞承贤帝刚及舞勺之年的十三皇,因其年幼且得承贤帝喜,所以在承贤帝力排众皇的活动中幸免于难,得以留在京师之中。

自承贤帝染疾以来,十三皇衣不解带侍奉左右,每每有药汤呈上必先亲尝试以确保无人加害,孝心天可鉴,“帝王之家亦有亲如此”,百姓如是称颂。

然,该死之人,终归要掩于黄土,无用的挣扎之期过后,还是要放世间一切富贵荣华。

承贤二十三年,世间裹着肃杀刚跨冬日,各地的草还披着秋的寒霜,京师各官宅邸之却是一片沸沸扬扬:承贤帝病重,虽然还有些清醒,但是太医说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太医说的不过一个冬天,那么实际上就没有几日的盼了,必须向自己亲近些的皇报告此事,现在没有正牌继承人,连那个日夜服侍的十三皇似乎至今都没有得到册封的诏书,那么谁输谁赢,看的就是拳和抵达京师的时间了。

于是众位有幸得到里传的消息的人无不庆幸自己的运气,而后纷纷派通知在封地或是边关的皇,期盼着自家主可以早些带着兵到京城来。殊不知此刻,承贤帝已然魂归地府,而把持着皇的,是十三皇的生母,自皇后逝世之后统领后的王贵妃。而手里拨着玉玺一脸看好戏的表清晰吐字,让人将自己的话语录在绣着祥云瑞鹤的富丽蚕丝绫锦上的,则是刚刚亲手阖上自己父皇圆睁眸的十三皇

如画,语气温和,幽蓝的瞳仁中却是排遣不去的百无聊赖和少之又少的期待:我亲的哥哥们既然皆为名来,那么,该当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三日后皇外响起有些微弱的嘶鸣,尚在西沉的落日将余辉倾覆来,照的森严的皇愈发幽不可测,而细细碎碎的徘徊声则在这个傍晚显得突兀而到渠成。第一个到达所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