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ru异世界:我他妈ba不得你cao。(1/6)

“路,就这样了吗?”

“给我醒醒,不要装可怜。”

“当初是谁说以后死也会死我手上的,是不是你?”

...

林野只看了躺在自己怀里的男人一。路相和气质本就透着冷,如今毫无血的苍白嘴将这冷衬得愈发刺骨。

冻得林野受不住。

咚。

撞击声回在寂静昏暗的走廊。

林野掐着男人的脖不加怜惜地撞在铁制的墙上,狼一样的睛死死盯着路闭的双眸,如审视一只猎那样一靠近。

...

这个人坏透了。他不肯睁开那双如墨的瞳眸看看自己,就连睫都不肯为他颤一。林野忍不住了,咬住他的前骂了句,

“路,你妈的。”

很冰,无论林野怎么用牙齿碾磨,用,就是。走廊中回的啧啧渍声,全都是林野自己的独角戏。

没有人回应的吻,便不算吻。只会将渴求回应的自己显得愈发傻

林野笑了,是从的沉闷声响。笑得他开始抖,笑得他呼艰难,笑得他咬不住路

笑声愈演愈烈,回在空寂的走廊中显得愈发荒诞而寂寥。

林野不想亲了,一侧窗的细碎光让自己蹲趴讨好的影像条狗。而路就是那个招惹他,拴住他,又抛弃他的主人。

“路啊...我又被弃养了。”

这似乎是件稀松平常却又好笑至极的事,让林野笑得睛都快了。不得不扯着路发再把人带回自己怀里,俯像从前一样,将不能被人看到的泪全蹭在男人的膛。

只是这一次,男人的心脏没有动声。

...

“你的人生前犯七大罪孽。”

传遍走廊的诡异笑声突然被一句冰冷的机械男音打断。林野愣住了,抓着路衬衫的指尖骤然收

指节发咔的一声,是攻击前的习惯动作,但男生没有行动。林野怕是自己的问题了。

奈何那机械声还在径自言语,说着常人本理解不了的话,

“林野,你是否愿意接受铲除罪孽的任务,以换取他生命的延续?”

走廊中一时静默,这里甚至没有第二个活着的人,让林野本判断不了是不是只有自己能听到那机械声。

他小心受着周围任何可能存在的杀气,脑袋却依旧埋在路冰冷的膛中。用气音小小声说着话,似乎在询问路的意见,

“路,你听到了吗?他说你有七大罪孽,像你这大恶人,怎么可能才七个啊?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疯了...”

话未说完,那机械音似是等得不耐烦了,冰冷的声音不带绪再度响起,

“林野,你的人生前犯七大罪孽。你是否愿意接受铲除罪孽的任务,以换取他生命的延续?”

又是一时静默,林野总算舍得将脑袋从男人膛上抬起。如狼的目光快速巡视了一圈空寂的走廊,在确认空无一人后,随手蹭了自己犹泛红的角。开间透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