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这shenti,会she我一床吧(H)易感期/林野被爬床(1/6)

夜让世界陷眠,一切都静得可怕,唯有天板上树叶的倒影摇曳舞蹈,成为寂静房间唯一的动态。

林野就这样静静望着那律动的枝叶暗影,丝毫不在意脑袋发麻的胳膊,任由只着T恤和短在寒凉的夜中。

如此,他还是很。那温度顺着隐秘的小爬遍全,化作脖颈上挂着的一,同寒凉夜格格不

同时林野也不想动。只要一动,那颗恶劣的就会被牵扯着压他酸涩的,带起一阵轻微的战栗和难以言说的快...运气差的话,说不定还会震动。

“在吗?”

房间中寂静淌的夜参杂了一声自言。林野的嗓没那么哑了,清冽的声线逐渐显,听着冷,

“那个机,你能听到吗?”

...

就当林野蹙眉的片刻,那许久未闻的机音总算响起,

“在的。”

毫无的一声,不知怎的竟让林野突然有些想笑。望着前那随夜风簌簌而动的影,不住将那困扰心一晚的疑惑

“机你告诉我,路他是不是已经死了?这里的路...”

“可以这样理解。”机械音打断了他的话,“如我之前所述,这里的路是他生前犯的‘傲慢罪’。他只是一个罪孽,是路的一分。”

林野轻笑了声,似是无奈,又像嘲讽,

“那你之前说的,只要这些罪孽都死了路就能回来?”

“是的。”

“那我现在直接去杀了他。”

“不行。”机说得斩钉截铁,甚至在林野调整动作就要床时还跟了句,“回来林野,冷静。”

林野坐在床边止了动作,尽这个姿势让得更,还是不住笑

“机,你到底是谁啊?让我冷静这么主观的话,一都不像机会说的。”

...

一时无言,那反应就跟上后知后觉的无奈一样。但随后说的话还是一样冰冷无

“在罪孽的世界只要罪孽的主观意识不愿死亡,你便永远无法将其铲除。请你尽量不要尝试,否则任务将无法顺利行,并可能彻底终止。你的人也将永远无法复活。”

林野嗤笑了声,对于机逃避自己质问的行为不置可否。形一偏又躺回床上,顺着他的话继续

“所以这些世界都是虚拟的吗?也就是说我受到什么伤害都没关系,可以复活的对吧。”

“不是。你是这些世界的‘侵者’,你的生命在每个世界都只有一次。”

“...真他妈不公平。”

这一次,机居然难得了句除规则之外的话,

“警戒即可,请珍惜自己每次的生命。不过至今而来,你任务度完成得很好。”

“有多好?”

一秒,机又回归了无的提示状态,“请问你是否要开启好提示功能?”

闻言林野不禁蹙了眉,“是不是又会有无数声音同时来?那很吵。”

“可以将初始模式调整为隐藏静音模式。”

“...你妈。”

说真的,林野觉得这个机在“整”自己,甚至它还有享受自己在这个世界傻不愣登的样。奈何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