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调教xia疯狗呗(H)军靴踩xue/runhua发qing剂/saitiaodan(1/4)

林野一步步走在明亮华丽的走廊,脚腕上的铁链拖在大理石地板,一清脆的声音。

间,四周的看守士兵将他牢牢包围,不留一条生路。林野不知跟着他们走了多久,耳边那个机械的声音也许久未再响起。

直到众人脚步一顿,脚的铁链撞最后叮铃一声,冷漠男声自人群前方响起,

“都理好了吗?”

“是,任上校。”林野看着旁的男人毕恭毕敬

“技术人员已将竞品23号电击的开启方式更改为由路大人意念控制。鉴于路大人没有其他要求,我们这边只了简单的清洗,并暂时封闭了信息素,在不注一针的,会在明天晚上时间恢复。若之后路大人还有其他需求,如切除等,可随时联系我们...”

林野垂眸听得认真,但再次听到“信息素”和“”,还是不住蹙了眉。

这个世界有一些他不理解的东西,如今能知的,唯有自己是作为战败国俘虏的这个国家,而路显然在这儿位权重...

思绪被打断,只听那冷漠的声音,“辛苦了。”

一秒,一直将他围得不通的士兵让开了一条了那位任上校淡漠的眉

林野抬眸视线不过和他一错,男人便转过一句,

“带着他跟我来。”

靠坐在宽大的质沙发上,左手随意搭在沙发靠背,另只手则拿着未看完的文件。落旁人中,这派作态倒似翻看的是什么娱乐杂志。

门外响起叩叩两声。

没急着开,直到将最后一段话看完,翻页的空隙才

来。”

厚重木门吱呀一响,却没有鱼贯而的脚步声,只是平静一句,

“路大人,您购买的隶已送到。”

“好,放这儿就行了。”

随着路话落,林野双手间的铁链被任上校一带,倒真像是对待一件可有可无的品那样拽房间,再一指“摆放”的位置让他站好。

一众人并未多停留,林野睁睁看着木门关上,但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任上校那冷透的目光似乎在自己面上顿了一瞬,看得人不舒服,隐秘攻击

不过林野倒也不在意,朝人笑了笑。门应声而落便收回了目光,打量起这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昏暗,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路坐在沙发上的背影,橱燃烧的火焰将他墨的发丝缀难得的温。宽阔的沙发铺了厚实的棕地毯。除此之外,四面都是满满的书柜和酒柜,以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书桌...

典型的“达官富贵”式装扮,再搭上路那颗后脑勺都透的漫不经心,活脱脱一个上位者的姿态。

男生没忍住,嘴角悄悄勾起一个弧度,似是自嘲。

林野知自己有病。明明这样的人是自己最厌恶的,但只要披上路,知晓这是人犯的罪孽,自己就愿意不顾一切冲向他,去喜,去勾引...

叮铃。

金属落地的声音打断了林野的思路,目光不自觉落在木质地板上的那串钥匙。

还是没回,只是收回抛掷的手,低声

“自己解开铁链。吵。”

...

林野径直迈开步,也不在意动作间地铁链声音更大。甚至还故意多走了几步,让自己蹲的时候刚好能看到路被火光映的侧颜。

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好看,睫睑投一片影,让他好想扑上去

只可惜这个傲慢的路就是不肯看看自己。明明清洗后自己已经很净了,绝对会是他喜的样...

林野收回目光,径自去除着双手的束缚。房间一时只闻铁链叮当之声。

直到脚腕上的铁链应声而落那刻,沙发上的男人终于又开

“衣服脱了。”

林野蹙了眉,望着路淡淡的侧颜,不自觉带上了些埋怨的意味,

“我脱了,你会看吗?”

翻动文件的指尖一顿。嘴角只是勾了,视线依旧没有从纸张上移开,

“林野,你真的是Alpha吗?”

林野不解,Alpha到底是什么啊?但显然路也没打算让他回答,接着

“另外提醒你一,你是我买回来的隶。隶没有资格向主人提问,也不允许擅自打量主人。”

话落那刻,房间静默了一瞬。

在林野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嘴角。举国皆知这个孤渊国的王储桀骜不驯,自己故意将话挑明了说,就是想看看这人痛苦挣扎的样。要是有任何反抗不愿的举动,那自己也能享受电击带来的乐趣。不是吗?

...

“知了。”

林野说得淡,沙哑的声音甚至听不绪。抬手便开始一颗颗解着的纽扣。

纸张在路轻轻一细碎至极的声响,所幸被脱衣的窸窣声尽数掩盖。

鲜少没有朝男人意料之中发展,但路一初的惊异过后也不甚在意。

脆放文件拿起桌上的酒杯,往后一靠,轻佻的目光开始肆意打量站在沙发旁动作的男生。

男生知到他的视线,将上的衣服脱落在地后,抬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