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2

据外婆说,她所栖息的那艘沉船从她发现它时开始计算已经有五十多年的历史。除此之外,在海底还有许多这样的沉船,它们有的甚至在底待了接近千年。这些人类族群的遗失,无疑为切黎学习人类文明提供了真实可信的素材。除了看书和学习人类的文字,切黎最近着迷于去沉船里搜索各书中描写的东西。

他有几周没有见到外婆了,再来看望她时,她已经要从这废墟里搬走。外婆将从沉船里搬来的东西系在一只大海上,她说那是向一个女巫朋友借来的,海力气大而且温顺,还能帮助人鱼在陌生的海域辨别方。在切黎到来前她已经靠着海搬走了大分,现在只剩最后一东西。切黎决定跟着外婆,去她的新住所看看。

那是外婆找到的一艘新的沉船,大概是两天前因为海上的风暴被大浪打来的。它大、崭新,桅杆已经折断,帆的一分似乎遗落到了别。船侧翻在海藻地上,但是还需要费力气才能够游到甲板的

船舱里黑黢黢的,所有的窗几乎都碎裂了,里面的的家倒向一边,有的早就通过船的大缺漂游到了大海的各

要把这些东西整理起来可是个大工程。外婆说,她举着鱼灯到船里。

我来帮您。不过,我们可以让这艘船重新立起来吗?这样我们就能像人类一样住在这艘大船里,我还从来没验过这样新的船。切黎说。

他们请来了许多海和大鱼帮忙,费了很大力气才将船拉起来,然后他们又找来的支撑,将船立在海藻地上。

在整理船的东西时,同时也是切黎寻宝探索的时刻,他在船里各个房间游,船里有一个大厅,他可以在那里舞,里面还有人类聚在一起用餐的地方,但那里已经空空如也。船的过上,散落着因在海浪中摇晃而散落在地的画框,画框里镶嵌着摆着各姿态的丽的人。他往走,发现了一个金的房间,虽然凌不堪,桌椅和各东西甚至堵住了门,但还是能看如果整理一一定非常气派。

切黎转撞到了一个又的东西,他看不清那是什么,手里的鱼灯掉了去,照亮了地毯上一个闪闪发着光的东西。难是宝石?他心想,游了过去,惊喜起来,那竟然是一把竖琴。虽然只剩琴弦,但是和书上画着的图画几乎是一样的,如果把它带到小岛上,再修理一,他也就能够用它奏妙的音乐了。他正要自己的大发现告诉外婆,视线一转,又被一只大箱引住了。他猜那里面会不会是书,靠近后却发现箱已经是开着的,开咬着一只断掉的椅

切黎还是怀着一探究竟的心把它打开。这只箱有些,当他拿起鱼灯往里照时,一只苍白的泛着绿的手现在光圈。灯罩里的发光鱼似乎是累了,它的光变得微弱,只能照见掌大的一小片。切黎没有移动鱼灯,他预到那可能会是什么,然后颤抖着手朝箱的尾端摸过去。当他摸到那不是鱼尾而是两条人的时,他的预想得到了证实。

那是一被束缚住手和脚的人类男。他上裹着光亮的衣服,从质地能看他显然不是陆地上的平民,这都是切黎从书里得来的经验。他已经死了,尽砍断了困住手脚的绳索也依然保持着蜷缩的姿势,僵,不得动弹。切黎打量着他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