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跑了,但等于没跑(1/2)

看到自己儿被车撞了,霄妈妈快速跑过来查看,霄云也上让人开车过来,要送霄酒去医院。可霄酒是抱着苏若不撒手,说老婆不去他也不走。

苏若表现得再,也是个心的,看到霄酒沾在自己衣服上的血,最后还是妥协了。苏若被霄酒半抱着上了一辆看着就很拉风的四座跑车,林奢一行人则跟着霄云上了一辆带吧台的加版轿车。

苏若的朋友都是女,坐在加级轿车里不敢动,偶尔瞟两豪华的车装饰,再跟旁边的朋友,结果就是她们都从对方里读了绝望又夹带着新奇的六个字“太富了,惹不起……”车上还有个霄云的富二代损友,富二代看着前小心翼翼的女孩们忍不住逗打趣,甚至还挤到了女孩们所在的座椅上,看到对方的行为,林奢更担心前面跑车里的苏若了,虽然知自己这样并没有什么用,但也视线一直跟着,没敢挪开。

旁边一直没吭声的霄云看到富二代的动作,想起霄酒对他中的老婆死缠烂打的架势,现阶段应该是喜的,便不想给苏若增添什么坏印象,无端给自家堂弟添麻烦。于是把富二代赶到了离女孩远一的座椅上,富二代一脸不耐烦地坐远,没有了肢碰,也还是要逗着几个女孩説话。林奢看到霄云维护了苏若的朋友们,不由得看了他一,霄云并没有理会他,其实是不屑一顾。

霄云是看了林奢对霄酒中的老婆有意思,但他也没想着帮自己堂弟什么击退敌的事,例如去警告或者劝说林奢什么的。因为他很了解这些资产在中底层的人,大多都安安分分,自愿困固在平常的世俗思想和安全的思维模式里。所以单是堂弟和苏若睡过这一件事,就足以让平凡的林奢放弃苏若,他多看林奢一都是多此一举。再说,在霄云里,苏若也不过是自家堂弟临时兴起想要的一个玩,他没必要去应付一个玩的朋友,礼貌地给对方一个面就好了。

————

——————

苏若在车里被霄酒地抱着,动弹不得,推拒几次无果后,便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车窗外,霄酒则睛亮晶晶地一直盯着苏若,一眨不眨的,一副老稀罕了的样

霄酒抱着乎乎的女孩,不由得想起昨晚蚀骨销魂的受,一阵阵发,呼开始变得重,没一会竟然了。苏若心事重重的,本来没发现,是霄酒突然亲了一苏若的脸颊,激得她回了伸,所有官回笼,还没就着未经她同意就亲脸颊这事责骂霄酒,就发现对方起来的小帐篷。吓得苏若一就推开了霄酒,霄酒一时没注意被推得往后摔,后脑勺磕到车窗发很大的一声响,坐在副驾驶位的霄妈妈立转回看,苏若看到霄妈妈微皱着眉严肃地看着她,竟底气。

霄酒委屈地摸了摸刚才撞到的地方又看看带伤的左臂,应该是刚才摔倒的动作太大,伤又重了几分,疼得更厉害了。苏若看到霄酒忍痛的表,不由得心虚了一。霄酒却不在意地又回到原来位置抱了自己认定的老婆。霄妈妈伸手探了一霄酒的后脑勺,没说什么,又转坐好了。母俩这一番作搞得苏若好像是被宽恕纵容的罪人一样,苏若又生气又郁闷,但也没再推开霄酒,任由他抱着,一切又回到了刚上车时的模样。

坐在副驾驶位的霄妈妈从后视镜里看到这样的一副场景,不知是该为霄酒的喜开心,还是为女孩的态度担忧。

很快就到了私立医院,了车,霄酒依然抱着苏若不放手,蹭到伤也不在意,跟不知痛似的。苏若无奈这样走不了路,霄酒就面对面地抱起苏若,现抱小孩一样拖着她的,让其晃着两条,上趴在自己上。霄酒和苏若在大医院门这样一番动作,惹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苏若也不想反抗了,自暴自弃地趴在霄酒上,嫌丢脸,就把埋在霄酒的颈窝,把脸挡起来。这样亲密的接让霄酒开心得要蹦起来了,还是霄妈妈着他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