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11

杨细细晚上才醒来。

一睁就发现了不对劲,后是的躯,源源不断地为她提供量。

前的不适更重,杨细细低一看,他的手正握着她的浑圆,颈后是周寻均匀的呼声,的气息就洒在她的肤上,杨细细立起了一疙瘩。

不用说,她也知两人发生了什么事,她,混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

脸颊变得,这场混,貌似是她开始的。

她小心翼翼想从他怀里挣开,动作间他无意识地手上一用力,杨细细前的小兔被他了一,酥麻又带着一丝酸痛的觉让杨细细小气。

她抠着男人的手把自己的小白兔解救来,了床捡起自己散落一地皱的衣服穿上。

冷脸走到周寻后面,抬起赤的脚,对着他背后比画一阵,然后踹了上去。

周寻正睡得香,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在床上了一圈,咳嗽几声,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醒了?"杨细细无辜笑,"给我找件衣服吧,二、哥。"

后面两字咬得格外用力。

小姑娘翻脸不认人,但周寻也没生气,赤条条地在杨细细面前站了起来。

杨细细被他一晃了睛,神飘飘不自觉被他优越的材比例和漂亮的肌引住,只看了一瞬又别过了

"辣睛"杨细细低声嘀咕,却又想到了他与她纠缠时微涩的汗气,红了脸。

周寻忍不住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亲在她颈后,氓地往上,然后趁杨细细还没反应过来时放开了她。

周寻了一件恤,拿给了杨细细。自己穿了件浴袍,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恤够,杨细细拿着它了浴室,不一会儿,浴室的声响起。

&nb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