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兄(1/2)

继兄

杨细细摸了摸自己的,上面仿佛还残留着肖怀陵的味

只是吻了他,自己的病就好了,也不亏,杨细细想。

肖怀陵用奇怪的姿势站了起来,对上杨细细清醒的眸,侧了侧,想挡住自己尴尬的反应。

还没等肖怀陵说些什么,杨细细抬脚就走,快走到门时,她又折返回来。

肖怀陵很,杨细细抬与他说话。

"肖怀陵,你不会把这事说去吧。"

肖怀陵将将反应过来她是在说两人接吻的事,他低,看了杨细细和她隐约微蹙的眉,肖怀陵神暗了暗。

"不会。"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后,杨细细神柔和不少。

"那肖同学,我先走了,快到放学的时间了。"

肖怀陵还以为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他又想起了骆映江的事,声音闷闷地叫住了杨细细。

"你和骆映江是什么关系。"

他像是极力想要得到父母认可的小孩一样,向杨细细求证着些什么。

杨细细不耐烦地抿抿,眉宇间都是烦躁,但转过回答肖怀陵的时候又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

"我和他只是同学,才认识几天。"

她还是说了让他满意的答案。

肖怀陵快要捺不住上扬的心,漆黑的睛都亮了起来。

他看着杨细细袅袅的背影,心里像滴了

杨细细站在门,用手顺了顺自己的发,迎着光走了去,独留肖怀陵一人在材室平复自己的小兄弟。

杨细细老远就看到了骆映江,他左顾右盼,认真地寻找着杨细细。

在看到站在远的杨细细时,他原本稍稍失落的表神采飞扬。

他对着杨细细招了招手,叫着杨细细的名字。

杨细细对着他,算是回应。

骆映江总是凑到杨细细跟前,对于杨细细消失这么久的事他也没问过,只是跟杨细细继续讲着他自以为有趣的东西。

第一次没有犯病而正常地与异站在一起,杨细细心还不错,即使是心不在焉地听着,也会时不时回应一两句,熬时间等着放学。

从后面来的肖怀陵在看到杨细细和骆映江两人时,全愉悦的气息又凉了来。但他什么也没说,自己找了位置坐休息。

肖怀陵想着明天再跟杨细细好好聊聊,在他里,杨细细主动吻了他,也许是在承认他。

可是第二天的杨细细并没有来上课,她请了假。

肖怀陵看着杨细细空着的座椅,心里酸酸涩涩,又夹杂着一的甜,总之就是堵得慌。

杨细细这边是去见将来的继父去了。

昨天自己的病好了,所以当杨桃对她说要跟对方吃顿饭,认识一的时候,杨细细一就答应了。

因为是订的中午,所以杨细细还趁机睡了个懒觉,日上三竿才起床。

杨细细穿好衣服后跟着杨桃了楼,楼已经有车等着了。

开车的是个年轻男人,见到杨桃来后,就笑意盈盈地拉开车门。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