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

4

杨细细急得都要哭来了,明明想把骆映江推开,但就是使不上劲。她只能咬着,死死地盯着骆映江。

但骆映江迟迟没有要起的意思。

骆映江里并没有半猥琐的心思,他只是觉得的杨细细压着很舒服,她上的气味也好闻。

骆映江是自由惯了的人,因着家境,他从小只要有了想什么想学什么的念,第二天就能如愿,上学也只是爷爷的要求,是以休学请假经久不断,反正有家里兜着。

骆映江直起了腰,也不放杨细细起来,他就这样居地压着杨细细,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支没用过的画笔,拿在手上把玩。

杨细细藏在鞋里的脚不安地勾了勾。

骆映江的手是杨细细见过的最好看的手,白玉般的薄薄将纤的指节包裹,想要透光似的漂亮又脆弱,指尖微微发红,透粉粉的颜,把玩着画笔,却玩的味

杨细细脑里突然冒了骆映江的手仿佛是在把玩着自己的念

杨细细晃着脑袋,想要把这个羞耻的念去,她怎么能、怎么能

画笔不算细的刷落在了杨细细的额上,打断了杨细细的思虑,也阻止了她微微晃动着的小脑袋。

他要嘛?

被两人蹭得上移,了杨细细匀称纤却有的大,杨细细两条大不动声地往中间夹了夹。

糙的从额传来,不痛,却带来细细的意。

骆映江手动了,刷慢慢地扫过杨细细的整齐眉翘的鼻,杨细细反闭上了以保护睛,刷再经过了她的窝和咬住的

小腹一阵觉从传来,脸上的红尽数褪去。

泪大颗大颗地涌,没发际,杨细细羞得哭了起来。

骆映江"咦"了一声,脸上浮现无措的表

他以为是自己太重了,把杨细细压难受了。

骆映江站了起来,可杨细细手脚仍是绵绵的,本站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小声泣。

骆映江有些疚,就蹲在杨细细旁边,不知如何哄她。

"呜我没力气,你拉我起来"杨细细心里有气,本来是想吼吼骆映见气,话一却是滴滴甜腻腻的撒

好在骆映江脑,他以为所有的女孩都像杨细细这般气的。要是换个脑里想事多的,杨细细这般的小姑娘说不定就被吃榨净了。

骆映江将杨细细拉了起来,可细细手脚不稳,只能靠在骆映江的膛上,大半的重量都倚靠在他上。

骆映江穿的是件白T,宽松的版型领开得很大,少年结实青涩的膛。

骆映江的肤很薄,是以在外的肤呈现的并不是纯粹的白,而是隐约透着粉的。

而杨细细的正好就靠在他的膛上,说话间嘴不经意地过他前的肤。

酥酥麻麻的觉从膛传来,骆映江一边好奇这觉,一边悄悄红了耳朵。

杨细细的嘴有毒。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