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3

妈妈结婚定的日期就在月。

杨细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对方还有两个儿,大儿已经工作搬到外面住,家里就剩个小儿,比杨细细大三岁,已经在读大学了。

听杨桃的意思,她希望杨细细能和她一起搬到对方那边去住,杨细细本来想说自己一个人住没问题,但又怕杨桃多想,觉得自己接受不了母亲再婚。

想来想去,杨细细还是答应了杨桃搬家。

搬家定在周,杨细细翻开书,准备再复习今天上课的容,一张纸条轻飘飘地掉在了地上。

杨细细捡了起来,是班主任给的骆映江的电话号码,杨细细看了看手表,九过一

这时候打过去,应该还没睡吧。

杨细细拨通了这串电话号码,电话通了,杨细细听到了对面的呼声,刚想说话,电话"哔"的一声就被挂掉了。

杨细细一脸错愕,拿手机再次对了号码,确定没有打错后,放了手机。

骆映江可能现在有事吧,明天是周末,杨细细决定明天再打电话试试。

第二天上午,杨细细再次拨通了电话,这次杨细细没被直接挂掉,她取了教训,一拨通电话就说明了来意。

对面沉默半天,也不知听没听清,直接报了个地址,让杨细细过去说。

杨细细心底火气蹭蹭地往上冲,三两换上裙了门。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冤,骆映江说什么也得答应了,不然她就跟他打一架。

打了个车到了骆映江说的地方,杨细细坐了电梯上去才发现,他给她的地址是个画室。

给前台的小说明来意后,小地给她指了路,杨细细顺利地到了骆映江的画室。

杨细细了一气,对着门轻轻地敲了两

没有回应。

再敲两

还是没有声音。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