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1)

01

晚自习,教室里安静得只听见翻书和落笔的声音,而肖怀陵不一样,晚自习对他来说基本上是补觉的存在,但是现在,他趴在桌上,睛却睁着,细碎的光从睛里溢

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坐在他前方的女生,杨细细。

杨细细,明明是个很可的名字,但杨细细这人,格确是一儿也不可。肖怀陵还从来没见她笑过。

整天都绷着一张小脸,将清艳鲜活的容姿生生一团冷意。在学校里除了必须的外,也不跟同学玩笑。

肖怀陵不自觉地笑了笑,不知什么样的家才养来这么冷的

肖怀陵神落在了女孩一截的白皙脖颈上,她发不算,梳着尾,随着她或翻书或写字的动作,发尾就一扫在脖颈间。

黑与白的对比,无端让肖怀陵燥。

他望着那一截莹白,脑里全是疯狂的想法,他想碰她的肤,他想咬上那块莹白,舐她细的脖颈,在上面留红艳的印记,最好是让那张冷冰冰的脸因为他染上的痕迹。

少年的目光过于骨,杨细细手中的笔都要断了。

妈的,后桌又开始犯病了,杨细细握笔的手颤抖,在白纸上落一个又一个的墨。她几乎都不用想,就知后桌的少年对她抱着什么样的龌龊想法。

可杨细细不能转过大声骂他,只能在心里诅咒他三百遍。

因为杨细细怕一开说话,就是绵绵滴滴的、拒还迎的、需要被哔掉的声音,更怕自己一对上少年的神就发得站都站不稳的

她只盼着这傻X快睡觉,或者晚自习早结束。

好巧不巧,杨细细手边的橡突然往走廊去。

捡还是不捡?杨细细的校服度不够,一弯腰就会一截柔的腰肢。

不好不好,她可不愿意便宜后桌。一块橡而已,再买就是了。

不行,万一后桌给她捡起来再还给自己,到时候还要跟他说话,岂不是更不好。

杨细细果断弯腰去捡橡

当纤的手指快要接到橡时,另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先她一步住了橡,然后捡了起来。

杨细细无语,她都不用顺着手往后看,就知是后桌。

"给你。"

少年清带着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细细低着,不敢看少年,小心翼翼地去拿躺在少年手心的橡

少年好像就真的只是帮她捡了橡,一格的动作也没有。

而就在杨细细要将橡从他手心拿走时,他的指和中指在杨细细的手心里轻轻挠了挠。

觉到手心的瘙,杨细细瞪大了睛,立刻现了反应。

杨细细勉力维持着自己发,狠狠地瞪了后桌一,就在课桌上柔柔地趴着了。

肖怀陵被她泪意、莹的双眸一瞪,全都酥了,燥觉从耳朵蔓延到了全

肖怀陵心的,杨细细,真是太可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