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1)

重生

漫这半生过得顺风顺,非要说有什么不顺心的,也就是跟家里亲戚的关系得不太行。特别是她的表哥李文舟。

李文舟是陈漫舅舅的孩,但她舅舅和舅妈是属于对孩和家极不负责的类型,李文舟一生母都还没断就被丢给了陈漫的外公外婆,夫妻两人在外地又不着调,愣是一儿生活费不给,两三个月才来个电话。

漫的外婆外公也是没办法,总不可能把孩给饿死,只能把李文舟拉扯大。

漫还记得外婆后来跟她提起的时候,浑浊的睛总会。当年的粉还很贵,外婆就只能去买磨好的米粉兑给李文舟吃。

再后来,陈漫的妈妈生意,挣了些钱,就让外婆外公带着李文舟到了陈漫家里住。陈漫爸爸为人随和,反正家里有些钱,也不在意家里多几人吃饭,照他的话来说,他不得有人帮他饭。

就这样,六岁的李文舟跟着爷爷了陈漫的家里,第二年,陈生了。

漫算是个幸福的小孩,一生几家人的都倾注到她上,她几乎是在溺大的。

好在陈漫并没有得太歪,除了脾气不太好和叛逆期时把妈妈气的牙之外,大分的成阶段都算是省心。

漫对于李文舟这个表哥的其实是非常矛盾的,她很喜李文舟,大孩总是受小孩崇拜的。但自打陈漫记事起,李文舟对她的态度总是礼貌且疏离的,陈漫不是没有想办法缓和两人的关系,但每次对上李文舟漠然的神,她总是第一秒退缩。

等到李文舟离开家上大学后,陈漫几乎就没见过他了。

再后来陈漫再次见到李文舟时,就是在外婆的葬礼上了。

那天光明媚,枯树又生新芽,陈漫从小缠着讲故事的外婆却永远地离开了,陈漫抱着妈妈哭得狼狈,鼻涕泪一起,泪模糊中,只看到了李文舟苍白的面容。

记忆就到这。

又想起外婆了,陈漫狠狠地角,去厨房泡了包泡面,吃饱喝足后,一栽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像是睡了几年,等到陈漫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漫一睁,就看到了天板上过于熟但明显不属于自己房间里的灯,厚厚地捂着什么,闷得她很不舒服,刚一开,却发现自己原本清亮的成年女的声音变得稚亢。

一开就是"哇哇"的哭声。

然后你就听见门开的声音。

"两个大人,真的是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不给娃儿换。"

这个声音亲切又熟悉,陈漫被震惊得几乎不过气来,直到比最后的记忆里年轻了几十岁的外婆她的视野。

漫哭得更厉害了。

外婆以为陈漫是因为太不舒服了,一边手上动作熟练又轻柔地给她换,一边嘴里不停地哄着她。

"漫不哭不哭哦,外婆这就给咱们宝贝换。"

漫,回到了她的小时候。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