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亵玩xiongru亲吻嘴chun,命令玄郁手cha后ting,慢ru狠cao,bi人yin叫(1/2)

这嗓音虽然柔和,却透着一不容拒绝的势,那侍卫也没有过多停留,很快就将上衣褪了里面白的衣袍。玉琉璃看着他光洁的展示在自己的视线之,轻笑了一声,用手沿着他的脖慢慢移动到结,再将手指伸了他的衣领里,挑逗着他的肌

“玄郁,主最近没有你,肌都变松了”

“之后可要好好练练”

“是”

玄郁压着嗓答到,看着玉琉璃的面容,呼都有些不稳。

的手掌沿着他的衣领四动着,将手探了他的膛,住了他的肌得他轻了一,微微蹙眉,但也不敢伸手阻拦玉琉璃的动作,只能闭着睛默默承受着,都在颤抖。

玉琉璃看着他的反应,将靠近了属的脖,沿着那白皙的颈缓慢轻吻,咬住了他的结。那凸起的位是男的象征,也是玉琉璃最喜挑逗的地方,她伸尖轻轻的沿着这位来回动作,让玄郁在她颤抖不止,拳了不少。

她观察着男人的反应,将他的衣袍尽数脱,看着玄郁劲瘦的上,将嘴一一落在了他的膛上,张咬住了他的尖,受着这俏的东西在她嘴里慢慢变大,得她火攀升。

她一把将玄郁推倒在了床塌上,倾压了去,像婴儿一样着玄郁上的果,成自己喜的颜,手法越发。玄郁躺在床榻上经受玉琉璃如此的对待,上的肌慢慢绷起来,嘴里也溢重的息。

他将手指放在床榻的两侧,不敢伸手摸上玉琉璃的,只能够躺在上侧任由她动作,像一只乖巧的一般闭着睛,偶尔睁看着玉琉璃,又不敢再看的垂眸,承受着她过激的手法。

那被过的早已透莹莹的光,在他白皙的膛上留了一滩渍。玉琉璃看着自己的杰作,伸手摸上了他的肌细细受着男人实肌的张力,中的火又升了一层。

她将手指移动到了玄郁的腰腹上了他的腹肌,在这周围慢慢探索着,又摸到了玄郁的,将掌间温的肌肤到发红,试探着他的反应。

玄郁被得咬受着玉琉璃的手指在他间作,带来一阵酥麻的受,让他的的发疼,那里蓄势待发,没人抚,只能够直直的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渴望玉琉璃抚。

玉琉璃沿着他骨的位置来回连,直到将玄郁的裹褪去,了他的男,直接用手握在掌心,轻轻的把玩,

“舒服吗?”

她问的十分,用手指轻轻弹了弹玄郁,看着他在自己激烈的了几声,又不敢看她的咬住,轻轻。她享受着男人的反应,继续用手伺候着她的属,看着他在自己挣扎息,再也忍不住的拍了一他的

“把张开,让你的主去”

她的声线是勾人的,说容却惊世骇俗。玄郁微红着耳朵慢慢张开了自己的双,用手扶着大,将自己的那来。

那白丘之间,缀着一靡的朵,是男人的后,此刻在玉琉璃的视线,颤颤巍巍的张缩着,有些发抖。玉琉璃将玄郁的手指放了上去,让他摸自己后,玄郁不赶怠慢,伸了自己的手指轻轻环绕着那,整都在颤动。他前端的因为玉琉璃碰早已的像石,后方的又因自己的对待而得他十分难受。

玉琉璃看着男人如此自的模样,奖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