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nue狗(1/1)

097

唔,衡宇别,别亲。我是听说你在上边,就上来悄悄看你的,没找秦楚。

门后传来的说话声,小小的。

带着微弱的鼻音,又绵又黏,小猫儿一样,是秦楚从未听过的语。

明明是熟悉的,却又让人觉得陌生。

门后在说话的那个小姑娘,真的是曾经追着他后跑,说会永远喜自己纠缠自己不休的向以茉吗?

如果是,为什么她的声音听起来,却在向又一个别的男人撒?如果是

为什么她会接受别的男人的亲吻。

秦楚怎么也没想明白,心脏一阵一阵地痛,越去想,疼得越厉害。

另外一声音的主人仿佛被取悦到。

受用地轻轻哼笑一声,很磁。

茉茉,就算你骗我我也当真了。还记得昨晚在床上答应我的?辞职了吗?

床上?什么床上?

秦楚的脑一嗡,意识避开这个,他已经当机的脑理不过来的信息。

又想到门后男人说的辞职。不,茉茉不可能辞职,不可能离开尚诚离开他的。

然而被吻得呼略急的小姑娘说:

上来之前我就已经向人事辞呈了,今天接完工作就离开了唔。

哈啊,你不要太过分。嗯别在这里胡来,等有人来被人发现怎么办!晚上回去再,呜别了。

你好了发消息,我来接你。他说。

小姑娘应声好,门后接着一阵声和衣料的窸窸窣窣声。

听完这些声响,秦楚瞳孔狠狠一颤。

他几乎整个人都要傻掉了,比陆望尘将向以茉接走的那日还要来得震撼。

抿更,目光也盯着那扇挡着的门,快能把那门盯两个窟窿似的。

听到里边的动静像是快要结束这场亲密,秦楚连忙压糟糟缠成一团的思绪,意识躲最近的杂间里。

间外,传来两声响的脚步声。

间里,躲着的男人透过杂间未闭的门,看见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两人从门后的楼梯来。

纪衡宇还低,意犹未尽地贴了贴人家红,然后揽着小姑娘的细腰走了。

走远之前,凤眸不着痕迹的扫了一间的门,以及落在窗台上的烟灰。

那都是他来之前没有的痕迹。

有人来过偷听了。

呵,也许这人现在还在偷窥。

直到两人走远,秦楚这才从杂间里走来。脑里不断回响着刚刚偷听到的一句句声响,整颗心都颤了起来。

他一瞬不瞬盯着某个方向。

明明人都走远了,可他却觉得那抹亲昵的背影仿佛还在前,刺极了。

刺得他尾发红。

觉有好几把刀在他心上,心脏像被割裂开一样,鲜血淋漓。

秦楚努力消化着听到的那些话。不曾想他另一个好友纪衡宇,也和向以茉有关系,那陆望尘知吗?

他们仨到底是什么样的况?

想着这前后两件事,想着三人如今错综复杂的关系。目光沉沉,逐渐发冷。

秦楚咬住牙,觉真是要疯了。

他不相信!

茉茉明明喜了他那么多年,怎么会投其他男人的怀抱,说离开就离开呢?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