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6 破产(1/3)

Chapter26 破产

许早先卫生间去看了看是否有人,幸好是饭已过,吃饭的人所剩无几。

她推搡着让周邈去,自己换衣服。

来的时候,许早在洗手间的时候洗了一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掀起一抹笑容,冷艳丽。

许早看了一刚才吃饭的座位,已经坐上了新的人。

苏奈他们呢?

周时越带走了。

其实从上次周时越生日会许早就看来,周邈对周时越有着敌意,很明显地看不顺

只不过她没有问过。

许早慢慢握住周邈的手,你和他有仇啊?

周邈大手包裹住她的手,算是吧,看他不很久了,脑不够用,还一天天来挑衅我。

哈哈哈。许早被他的话逗笑。

大概是周邈太优秀了,所以看不

很多人都是如此,不允许别人过得太好。

毕业典礼是三才开始,他们来的时候才两钟,周邈带着许早去了一间化妆室。

化妆的是一位男士,看见周邈来了就打趣,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女?

化妆师神许早上打转,,确实的。

随便化化就好看,你看着来。

许早这才发现周邈特别会夸人,随便化化就好看。

说简单果然简单,用了二十分钟便化好了,椅转了一圈,许早对着周邈眨,怎么样?好看吗?

怎么样都好看。完忽略了化妆技术。

许早去的时候还好奇,怎么忽然带我化妆?

一会儿你不是有演讲?

这你都知

夏天的风轻轻拂过,午两半的光有些刺,许早找包里的伞递给周邈,打着?

周邈看了一伞,这伞有熟。

你的。

伞柄上写着两个字母,ZM。

也许冥冥中早就注定了好了,缘分就是如此,从一开始就是。

学校大礼堂已经坐满了人,周邈和许早去了后台,校亲切地和周邈打招呼,握手,仿佛领导大驾光临一样。

&n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