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3 死亡(1/3)

Chapter23 死亡

忽梦少年事。

去年六月份,许早准备去考试,她的考场在临洲附中,二号楼的三楼,312教室。

早晨7的时候,她收到了张栗的祝福。

许早你要加油哦。

许早回复她:会的。

快要到考场的时候,父亲电话里说母亲不行了,想见她最后一面。试可以再考,但是亲人却是最后一次见面。

可是我要考试。

你个不孝女,你妈都要死了你要考试,就知你是个白儿狼。

未来和亲

偌大的十字路,红绿灯织,周围都是要去考试的学生,许早毫不犹豫地选择去了医院。

一旦知这个消息,她就不会安心考试。

实际上,母亲尚且还好。

真的还好,仪动正常,呼正常。

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九十分,五分钟之她没有办法赶到学校。

的太明明是希望的象征,此刻却像是一沉重的负担,压得她腰疼。

了一把脸,沿着人民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莲胜区的老破小,翻遍了整个家都没有见到酗酒的父亲。

破旧的居民区时,看到父亲拎着一罐啤酒在晃,像是人间游历的孤魂野鬼,不成样,邋遢得要命。

许早?男人似乎是不太确定是不是许早。

许早呼了一气,睛被太照得难受,就差一她就忍不住哭了。

肩而过的时候,她甚至都不想打招呼。

男人拽住她的胳膊,跌跌撞撞,许早啊,你都不叫老的吗?

她发了力气甩开男人的手,推了一把。

男人一坐在地上,整个人躺着,比烂泥都丑陋。

是谁叫你骗我的?她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尽量让自己平静来,一科错过没有关系,她还有午的考试。

男人倒在地上,懒散地拆开酒,一整瓶在嘴里,脸上,酒顺着脸颊的到都是,脏。

他放肆大笑,周围人少,不会注意他们这边。

笑着他从袋里掏钱来,不知,反正人家给我钱了。

的钞票充斥讽刺。

对她未来的讽刺。

真的会有亲人会这样嫌弃自己吗?

答案是会的。

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就连大声嘶吼的勇气都没有,她只能踹飞路上的碎石,藏起自己的狼狈。

许早记得小时候是幸福,即使家里穷也可以过得去。

直到母亲开始嫌弃父亲没有本事,父亲整日酗酒赌博,直到他们吵架却不离婚,开始动起了刀,以死相

比镜还脆弱,一击就碎。

后来母亲了车祸,住院,靠着呼生活,父亲变得更糟糕了,再也没有男气概,承担起一家之主该的活。

那时候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