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回家(1/3)

Chapter22 回家

警察局的大门是开着的。

的树了绿叶,许早坐在周邈的副驾驶,缩成一团望着天空,里面吵闹不止,许早只能看到难得穿着白衣服,沾了污渍的周邈。

他气定神闲,这事儿你们现在想要私了,也不行了,我来了就不可能私了。

估计警察局的人都痛了,许早扯一个微笑。

大半夜真麻烦。

陆胭父母自然是认识周邈的,周少爷,她是你谁啊?伤了我们两家的和气就不好了。

周邈摸了摸袋估计想要烟。

他站着警察局里,陆胭父母不少,手中的打火机是一次的,不像是他平时用的,最终那支烟都没有燃。

笔录已经完了,我带许早去个检查,至于伤成什么样了,结果来再说。律师什么的你们也请好了,我说的说完了,你们也回去洗洗睡吧。

周邈淡定从容。

也对,他一直都是如此,活得不想一个二十岁的少年。

陆胭父母带着人着急要走,周邈拦住,挑眉,叔叔阿姨可以走,陆胭得留对吧。

周邈将手机递给警察,这是一个路过的拍到的,还有这个行车记录仪,您看一,这是故意伤人了吧。

警察赶打开看了看,别说这视频拍得真好,都是陆胭打人的片段。

陆胭咬牙切齿地看着周邈,骂了一声,周邈你有病。

周邈嗤笑,冷漠,疏离,不屑,我他妈对你很仁慈了,先关你几天。

脏话成章。

陆胭也不示弱,许早就是等着这一天你来帮她呢,你这个傻自己去。

他妈乐意,倒是你先吃几天煮包菜吧。

警察都不好拦着,赶理,将陆胭拘留十五天。

结束后,周邈和陆胭的父母同时了警察局。

周邈终于将烟燃,了一,叔叔阿姨,赶请律师,一条人命,可是不好解决。

陆胭父母震惊地看着周邈,你什么意思?

烟草的火光忽明忽暗,周邈啧了一声,我一直觉得纸是包不住火的。

车里的许早蜷缩着,整个人靠着被椅,严丝合,好像难以呼,她看着周邈走近她,弯腰还带着笑意问她,疼吗?

白短袖上是油污,看起来一儿都不像周邈,周邈他很净,他的衣服一天一换,他从来不会这么邋遢。

心好像忽然被揪住了,疼得难以呼,疼得无以复加。

许早盯着他的双,有些无助,良久,她问:周邈,你是不是喜我?声音沙哑,仿佛好久没有说过话了。

周邈她的发,许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什么呢?

许早想。

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要告诉。

周邈开着车,将许早送在医院,让大夫看看她的脸,检查一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