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1 护着(1/4)

Chapter21 护着

考接近,许早去Rose Club的日越来越少。

杰瑞问她最近有没有钱,够不够

还行,够

她每个星期都可以收到周邈的鲜果,还有蔬菜,还有五三,试卷,每一天都在提醒她好好学习。

学校的学习安排也越来越多,只有周日午才有短暂的休息。

今天是许早最后一天工作,老板给许早放了假。

她说了再见便了酒吧的门。

许早穿了一件短袖,门的时候打了个冷颤,右个不停,刚过了路便遇见了陆胭,真是倒霉。

五月末,临洲的晚风都开始起来,即使是夜。

副驾驶的陆胭趴在车窗上,发被她抓在耳朵后面,嘴里嚼着糖,许早,好久不见啊。

缓慢前,跟着许早的步伐,一步都不放过。

许早停止脚步,站在路牙上,有事儿吗?

没有,就是想你了啊,你是不是快考了啊?

她有一颗虎牙,尖尖的,相偏向甜神却没有温度,像是冷血动的掠夺。

前面是黑暗的桥,没有监控。

穿堂风从桥过来,许早清醒了一些。

陆胭。

她叫了她的名字,许早其实是不屑陆胭这样的人,也不知陆胭究竟骄傲个什么劲儿。

怎么了?陆胭看着许早,很不满意许早的神。

良久许早嗤笑一声,憋几个字,你他妈是不是暗恋我?

还没等许早笑,主驾驶的人就笑了起来。

男人摘墨镜,和许早打招呼,学霸,好久不见。

之前临洲一中的校草,谈闻。

据说是自己封的,许早对这个不兴趣。

她不是一个喜看颜值的人,但是这个人和周邈比起来,还不如周邈的脚指

这两人在一起,许早就知没什么好事。

谈闻看起来书香气足,但的也不是什么人事儿。

陆胭被调侃,一生气了副驾驶,一把抓住许早的发,许早,我给你脸了是吗?

她们两人个相近,动起手来没有低之分。

松开。许早没有挪动步伐,只是拽着自己的发防止脱发。

最近学习压力大她的发已经掉了不少了。

陆胭一甩将许早推去桥

许早松了松肩膀,掉影里,凌晨1,附近都没有车

起初,许早是没有还手的,她挨了一耳光,嘴角儿血,她净。

之前她就听陈久说过,陆胭她可不像是得那么可,她妈妈怕她遇到危险,从小就让她学跆拳,人家之前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