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1/3)

爆炸

这声音冰冷而熟悉,夏聆从墙后悄悄探了半个脑袋,只见路边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奔驰前盖被撞瘪了,十几个穿制服枪的警察站在堆满积雪的空地上,围住医院。

光束过来,她意识眯后退,不料撞到

一看,却是个还没收工的圣诞老人,斜挎着装满糖果的礼袋,惊讶地看着她。

夏聆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保持安静。

等等!那个熟悉的声音喊,不要,她是我线人。

借着手电筒的光,她看见杜冰举着手枪,指着台阶上一个人,对她使了个,而警察们纷纷大惊失,场面一时有些混

圣诞老人放袋,举起双手,无辜地了个你们继续的姿势。

咳,别他们了。杜冰对同事说,又朝夏聆喊:你站遠,要是有人路过,就把他们打发走。

他穿着黑风衣,面严肃,尖尖的耳朵竖得比平日更,显然就是个训练有素的便衣警察。

她瞬间明白过来,与程玄合作的探员就是他!不然程玄老往酒吧跑什么?还任劳任怨帮他卖酒呢。

好!夏聆兴奋地回答他,骗圣诞老人:你在墙后别动,我刚才报了警,警察在抓通缉犯呢,不会伤害你。

圣诞老人:

他一脸疑惑,夏聆这才发现这是个蓝睛的老外,这年来中国打工的老外真是越来越多了。她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加肢动作比划一番,Movie,movie,youknow?Stayhere,bequiet.

老外恍然大悟,冲她比了个大拇指,然后把袋里的巧克力掏来,分给她一颗。

夏聆吃着巧克力,决定就用拍电影的理由来搪路人,放琴盒,极快地在这片空地上巡逻一圈。夜人静,酒吧的客人都从另一条路离开了,并无人经过,她放心来,这才看向医院门被逮捕的犯人。

此时两个尖耳朵的天狗族警员走到台阶上,打开廊灯,白炽灯光照亮了犯人的脸,她的猜测得到证实那人正是梅寻雪。

他穿着整齐的黑西装,得锃亮,衣着在冬季节里格外单薄,却直脊背,从容不迫地俯视着这些警察,儒雅的脸上带着闲适的微笑。

这样不动如山的气势倒让夏聆佩服起来,他独自一人,面对十几人,可谓胆大包天。

梅先生,我们突击搜查这里,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杜冰说,你名这几家店、猫咖、医院涉及待与谋殺罪,已经被查封,现在我们要去检查。先给你看我的刑警证。

他例行公事,掏证件在梅寻雪面前挥了一,开门吧。

一个警员在梅寻雪上摸索,空手而归:报告官,没发现钥匙。

梅寻雪淡笑:杜警官,来中国四年,终于升职了?瑞士总可都是差啊。

杜冰冷哼一声,夏聆在他目光里看见一丝恼火。

梅寻雪又气定神闲地问:你们怎么认定这些商铺是我的?是去工商局查了它们的所有权,还是逮捕了我的员工,严刑供之的结论?

这话夏聆就不听了,大声:你在这装什么不知?你女儿梅玉练可是亲跟我说了,这猫咖是你家开的,医院也是你家的!你就在医院里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信砸开门,让大伙儿都瞧瞧。

梅寻雪好像才发现她也在场,哦?夏小,你有录音证据吗?就算我女儿说过,那也可能是她记错了,梅氏集团是A市最大的经济公司,我们一般可不记得在哪儿开了什么店。

夏聆对他张说鬼话的功夫五投地,要录音我没有。但如果不是你家开的,那你为什么要夜来这里?从床上爬来梦游?

梅寻雪依然微笑着,今晚杜警官的酒吧有圣诞派对,我慕名前来参加,半路被你们堵住了。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他忽然一收笑容,面无表地盯着杜冰,神冒着森森冷气,像毒蛇的信一般让人瘆得慌。

杜冰的耳朵抖了一,对:看住他。随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