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夜(1/2)

圣诞夜

就到了一年之中的最后一个月,A市人量最多的地铁和商业广场挂起了大幅广告,圣诞夜中央剧院将有中俄钢琴家联袂演,是徐佑祥和一个在苏联时期得过肖国际钢琴赛亚军的俄罗斯人。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音乐会办得很大,不少两国领导前来观看,电视网络直播,造成了一票难求的局面。

程玄从教授那里来了两张座位靠前的票,和教授聚餐时,听说季崇晖和他妹妹以及梅玉练也去,大概也坐这几排亲友座位,夏聆顿时就打消了听音乐会的念

要是他再对她上其手,多煞风景啊,好好的演奏都没心听了。而且万一他妹妹问起她为什么不告而别,她要怎么回答?想想都尴尬。

她想让程玄陪她去酒吧过节,教授拦了来:千万别,你就借我几个小时,这孩要帮我苦力的,他这么个儿,还会外语,不迎宾志愿者可惜了。

程玄很乖:嗯嗯。

夏聆只好一个人去酒吧,和小福他们一起参加圣诞派对,当然,还要表演节目。

当天傍晚飘起了小雪,两人在楼分别。

程玄给她围上白的羊绒大围巾,遮住半张脸,忽地笑了起来:,你这样看起来好像一只小羊,真可

我当然很可啊,夏聆觉得很不公平,你已经是鸟中老公公了,竟然看上去比我还可

他在她的额上吻了一,嘴很温,不要喝太多酒哦,我十二钟开车来接你。台阶很,你在屋里等我,我给你准备了圣诞礼

嗯嗯。夏聆,她也给他准备了一个礼,就放在琴盒里,不过现在不想说来。

坐地铁到了盘瓠路,人行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雪,几个穿红衣的圣诞老人在不同的商店门抱着大罐,笑眯眯地给路过的小朋友们发糖果。

夏聆厚着脸也去拿了几颗糖,这么冷的天气,胖乎乎的老大爷穿着厚重的衣服,手冻得通红,实在是谋生不易。她以前上学的时候问过,这些圣诞老人都是本地籍的保安、维修工、摆地摊的商贩,趁过节来兼职,引客到商店里购,一天站在寒风里保持慈祥的微笑,也挣不到几百块钱。

商店逛了逛,没什么要买的,但觉得圣诞老人很辛苦,就给程玄买了一罐开心果,一罐旦木,还拿了几张明信片。

上面印着北欧小镇的极光照片,漂亮极了,她想和他一起去看。等她到了英国,明年的圣诞节就可以飞到冰岛,一边泡温泉一边看极光,然后在烘烘的炉旁看电影,第二天飞到另一个地方

思维不知不觉随着圣诞音乐飘得很遠,直到售货员提醒付款,她才回过神,在前台的镜里看到自己笑得很乐。

人鱼酒吧的院里张灯结彩,常绿木修剪成驯鹿和雪橇的形状,草地上移栽了一棵大无比的圣诞树,上有一颗金灿灿的大星星,枝桠挂着一闪一闪的灯泡和礼装饰,从树到树足有十米,不知是从哪儿来的。

许多酒客早早就来排队,穿着羽绒服,在圣诞树闹闹地拍合影。

夏聆有员工待遇,从后门刷卡来,只见大厅里也布置得十分有节日气氛,地毯换成了红白相间的,吊灯换成了橘红的,舞台上也挂满了杉树枝和拐杖糖。

苹果派的香从厨房窗,她看见着一兔耳朵圣诞帽,端着一大盘沙拉,正在和厨师说话。她笑嘻嘻地到沙发上坐,熟门熟路地脱围巾,撕开消毒纸巾手,拿起刀叉就等着吃。

小福和安迪分别着狐狸耳朵和狼耳朵的圣诞帽,在桌另一瓜分一只烤火,充分展现了的凶猛,净的骨架能拼成标本。

这么多,你俩能吃完吗?

夏聆拿着叉叉翅膀,刚碰到妮就把她的手拽回来:别动他们,这两个家伙最近护起来了,上次还把我的手咬了一

啊?

每年一到冬天就这样,拼命吃,吃得连老板都不认了。妮聳聳肩,咱俩吃一盘。

夏聆看到又是胡萝卜小糕、苦苣蘑菇芝麻菜,很好心地没有分她的,去厨房要了一盘烟熏三文鱼沙拉,加了个溏心

真的不能没啊。

又不在?她边吃边四望。

小福吐掉嘴里的,他说来,不知又跑哪儿鬼混了。

以后咱们就是四个人的乐队了。安迪有失落地说,队说家里事,以后要在欧洲开店,离家近,人鱼酒吧要转手给别人。

什么?夏聆惊了。

他这么跟你说,你就信?小福反问,嘲讽:我看他家里好得很,你没看他最近乐成那样。

那他为什么不要这里了?安迪摸不着脑。

唉,也就是你这个狗脑袋看不来,实话告诉你,我早把他家底给摸清了。小福喝了一柠檬,不过要是说来,他会揍我的,我还是不说了。

妮对夏聆说:人鱼酒吧在中国开了二十年,换了好几任老板,每任都是乐队队,杜冰是2017年来的,四年,过得真快啊!比起之前那只垃圾袋鼠,我还是更喜,他从来都不吃麻辣兔脑壳。你不知,那只袋鼠看不起中国,平时客人让他在舞台上伴舞,他都懒得,一有国米其林餐厅请他当经理,他槽比谁都快。杜冰虽然在德国大,但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