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1/2)

睡前故事

晚饭是夏聆的,了两碗荞麦面,放了几片卤,煮了几个虾仁,程玄吃得一二净。

看起来消耗了很多力,连窝也不了,鸟笼也不扫了,都吃上补充能量了。

程玄缠着她要跟她睡,说明天再整理房间,夏聆其实不习惯两个人睡一张床,觉得挤,但他洗完澡躺上来,她发现自己并没有很抗拒。

原来这件事是分人的。

程玄拿他窝里藏的照片,一张张给她介绍:

这张是1862年拍的,我爸爸十七岁的时候,他真的在布鲁恩帮孟德尔过豌豆,你看,他手上还拿着一个豌豆荚呢。他的本名是JefrreyChurchill,来中国后取了个中文名程期,就是伯牙期的期。我妈妈叫程德,她生的时候赶上新文化运动,当时中国行德先生、赛先生,我外公属于新派人士,就生了一个女儿,取了个时髦的名字。

夏聆躺在他怀里,饶有兴趣地看老照片,你跟你妈妈像,笑起来都有小梨涡。

他自豪地指给她看:我妈妈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可是班,有好多男生追她。外公是南开大学的老师,1938年抗日那会儿学校从沙迁去云南,妈妈就在那边读商学,解放之后天津的亲戚差不多都去世了,她就留在云南大学任教。

那她是不是教了你很多知识,比如怎么炒之类的

学商业和会炒是两回事好嘛!我们没赚多少。不过顿那么伟大的数学家炒还赔呢。程玄碎碎念,她把我当人来教,可严格了。虽然我说不了人话,但她知我能听懂,还要定期考试的。

夏聆很佩服她。一岁大的儿突然变成了光秃秃的小鸟,并且变不回来,对于母亲来说肯定是特别大的打击,她却能几十年如一日地把它当成人,并把他教得这么好。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如果你变成人,希望你什么呢?

程玄:什么都能,就是不要读博当老师。当老师要发论文,很辛苦的,我爸爸在IFM社科院有教职,平时搞理论研究,妈妈说他写论文写到掉,家里全是他的,鸟都秃了。爸爸离开中国的时候她还说,他回了金雀岛养老,再也不用写论文了,他连ABCD都不记得了。

夏聆可以想象程女士是怎么忍住大的痛苦,用诙谐的语气说这话的。

黑白照片上,这对夫妇携手站在老式建筑前,笑得很开心。

只要没有鸟宝宝,就不会失忆,对吧?

理论上是这样。程玄观察到她的表带着一丝担忧,目前还没有发现无后代的比卡博永久化型,除非被外力导致重伤,比如被了一刀、打了一枪、殺了涮火锅。

人类才不会吃鹦鹉呢!她皱皱眉。

照片从黑白变成彩,都是他和母亲在一起。随着岁月逝,年轻苗条的麻辫少女慢慢变成了银发拄拐的老人,最后一张照片是她躺在病床上,对枕上皱鸟温柔地微笑。

他很小、很丑,但他依然是她最的孩

夏聆想起了自己的妈妈,睛有些

程玄看她这样,急忙翻另一叠有意思的照片来,是他在金雀岛上照的。

这是我们的学校,我的班主任,还有校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族女特别多?一个班只有三个男生这是我们的养老社区,里面全都是失忆的鸟,他们上了年纪,需要人照顾,但他们不喜群居,所以现在设施都自动化了,护理员不常去宿舍里看它们。

啊,这是你微信像!夏聆发现了熟悉的图像。

是啊,金雀岛是一个弯月形的岛屿,海岸线很,因为在南温带,也是有四季之分的。每到12月份,海滩上就有很多比卡博在晒羽,爸爸妈妈会告诉小朋友们夏季的海风能,类似于吃鱼籽数不清数这迷信。

她想象着几千只小鹦鹉像企鹅一样扎堆站在沙滩上,展开翅膀,对着太的景象。

也太可了吧!

人类偶能不能上岛参观?她期待地问。

程玄遗憾地摇,不能,因为半人族的存在还是一个秘密,人类偶说漏嘴的话,我们就有危险了。岛屿伪装成私人科研基地,安装了各屏蔽设施,飞机侦测不到,就算有人上来,也很好伪装,大家都变成鸟,留几个比卡博接待人类就行,但这样非常麻烦。

夏聆沮丧。

她又问了他一些关于半人族的历史,程玄不愧是历史满分的鸟中学霸,娓娓来:

化的过程中,很多族类都消失了。比方说,希腊神话里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克里特岛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