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窝(1/3)

鸟窝

一个橙味的、的吻。

她的手穿过他的发,住他的脑袋,这样近的距离里,他的睫地翕动,两颗在山泉里濯洗过的黑珠一往旁边瞥,却不由自主地用鼻梁轻轻蹭起她的脸颊。

像小鸟在撒

她的嘴有甜甜的味,他试着用碰了一的,又碰了两、三,问她:可以吗?

他还想

她扑哧笑了来,搂住他的脖,把他亲得满脸通红。

的几在空中颤,向她招摇,好像在说:来呀,来呀

你好了吗?

吃好了吗?

夏聆抿住,看到他耳朵红得滴血,神迷离起来,雾濛濛亮晶晶的。

怎么可能好啊。

时候不许变,知不知

可是已经变了呀。他嘟囔,目光向移。

着他的脸,我是说,你别一变成鸟了。

嗯嗯。

她的手从他的腹游走去,隔着薄薄一层睡,握住属于人类男的东西,它几乎是立刻翘了起来,像不听话的发一样弹动了几

程玄快要死了。

我想把空调开低一

他早上的温本来就有四十二度,现在还在极速上升,有一簇火焰在烧灼,他觉得躯都要被燃了,大脑也不清醒了。

夏聆爬起来,找空调遥控,他也爬起来,手足无措找地方坐,两个人都在床上四脚爬行,像两只傻傻的蜥蜴,撞在一起。

哎呦

对不起

他脑壳可真啊。

总算摸到了遥控,夏聆把温度打到最低,他嗖地一床,去外面拿了个小盒过来。

你怎么知我放那儿了?她有心虚,避是她请他吃饭那天晚上买的,只是在便利店里顺手一拿,暴了她的邪恶真面目。

大扫除的时候看见的呀,家里有什么我都知。他得意地说。

程玄拆了盒,靠在床看说明书,冷不丁见她一脸坏笑地伸手来扒,连忙:我自己来。

夏聆:没事,你先看。

看不去了。

她把他的睡扔到地板上,睡衣也扒掉,一手环住他的背,跨坐在他上,朝他的耳朵里气:

还没看好啊?要帮忙吗?

嗯,上就好了。

夏聆见他还能一字字认真读,掉说明书,用手指抬起他的

这次的吻更加炙,等程玄好不容易回神,她已经撕开一片小袋,给他了上去。

官在她的抚摸膨胀起来,变大了一些,戳着她的掌心,看上去那么凶,他被它这个模样惊到了,仿佛它暴了他的黑暗秘密。

她把他的手放在腰上。

他最后一次艰难地、沙哑地问:可以吗?

有人教过你吗?

有啊,所有的比卡博小朋友上课都学过,第一步要问偶可不可以,第二步,第二步

嗯?夏聆笑望着他,他的结动了动,发一声意识捂住嘴。

她已经着气坐了来,额汗,你不是小朋友了呢。

大的。

确切地说,是让她有吃不消的尺寸,要是没有上的,可能就在一半卡住了。

程玄脑里的教科书刹那间被他自己撕了,双手握住她的腰,本能地开始动。

他的动作很轻柔,幅度很小,一直张地注视着她,像是在等她的反馈。她在浅浅的动中适应了他的形状,再次吻住他的嘴,撑住他背后的靠枕,微微翘起着他前前后后地扭起来。

空调摆着扇叶,涓涓冷气从

黑暗的房间里,实的躯散发着量,稻谷的气味悄然弥漫,温和而安宁,像是麦田的味,又像刚炉的腾腾的面包。

还想吃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