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巫(1/1)

小女巫

电影很快就放完了。

外卖小哥送来打包良的晚餐,夏聆了七夕双人餐,把里面的都换成了素,盛到自家餐盘里,还了一柑橘味的香薰烛。

自从程玄承担了饭的任务,她就买了很多以前本用不着的漂亮餐,总觉得颜值的杯盘碗碟才得上他的好手艺。今天过节,也得有仪式,她还用醒酒盛了半瓶从酒吧里拿的茴香酒。

放完了《死亡圣(上)》,又开始继续播放《死亡圣)》,程玄的心好了一,小吃着酸辣塔可饼,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

他好像真的很喜看电视,早上听早间新闻早餐,中午听新闻30分吃饭,晚上吃完饭看新闻联播,其他时段就看央视九的自然科教纪录片。夏聆觉得这是他和大龄辈一起住久了的生活习惯。

两个人一起看电影,比一个人看带劲多了;和程玄一起看电影,比看弹幕带劲多了。

他盘坐在沙发上,喝着鲜榨橙,嘰嘰喳喳地说电影里的死徒很坏,卢娜的单亲爸爸很可怜,尔福的妈妈很她的儿,小灵多比很伟大,伏地从邓布利多的坟墓里把老杖偷来,格林德沃要是知肯定气坏了

放到,夏聆就开始绷不住了,喝着度酒,看着斯普在回忆里抱着莉莉痛哭,她也跟着哇地一嗓来。

然而程玄很意外地望着她,像是在说:真有这么人吗?

人和鸟的泪果然是不一样的。

等哈利把伏地打败,霍格沃茨满目疮痍,夏聆已经喝了。

她满脸严肃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颊上带着酡红,拿着空酒杯对准他,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女巫?

快说啊!我一定是一个女巫,对不对?

嗯,是。

夏聆满意地笑起来,我让你变,你就要变!

然后沙发,跑到厨房拿擀面杖,对着他大声念咒:Riddikulus!变成鸟!

程玄:变形咒语都不对。

快变啊,你快变嘛。她跺跺脚,你说我是女巫的!

程玄了个投降的姿势,变作一个银光球,当光芒消散,沙发上剩一只小灰鸟。

夏聆又拿着擀面杖挥了两

Riddikulus!变成人!

鸟变成了人。

Riddikulus!

Riddikulus!!

Riddikulus!!!

程玄被迫在人和鸟之间反复切换,晚上摄的能量都用得差不多了,又听她大着问:你,你还能不能变成别的东西呀?

Riddikulus!变成茶壶!

抱歉,这个真不行。程玄终于受够了,把她在沙发上坐,用凉凉的手腕碰她的脸,,你喝醉了。

她低,很沮丧的样,可是我只有喝醉的时候能当女巫啊。

程玄说:世界上没有法和女巫,电影是假的。

夏聆抬起泪都来了,你怎么能说法是假的呢?你怎么能说我不是女巫呢?

过了一会儿,她平静来,认命地,那我的小五不是假的吧。

程玄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让她觉到他的心,是真的。

你回来了

嗯,回来找你了。

可是当初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呢?

因为会吓到你,我要去找我的同族,和他们一起生活。

那又为什么回来?

因为忍不住要和喜的人在一起啊。

夏聆拂开他的手,咚咚咚跑屋里,把屉里收藏多年的字条、琴盒里的字条、束里的贺卡拿来,摆在他面前:

那为什么不跟我说?

【同学你好,本人有社恐惧症,请保护弱势群(>﹏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