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人(1/3)

牧人

舞台搬到了玻璃缸前,从别的城市赶来的乐队歌手一首接一首唱,DJ忙得转向。

杜冰没把自家的LRL乐队放在最开始,而是安排在午夜,当钟声响起的时候,五个人就闪亮登场了。

夏聆因为游泳费了太多力,得了个破例,坐在台欣赏,杜冰这个难得一见的乐队成员她的位置,举着一把小提琴,拉得激澎湃。

理还有两把刷呢。

因为正逢七夕节,乐队们都捡乐的曲唱,LRL也不例外,唱了几首平时广受迎的歌。而后,杜冰清清嗓,向观众介绍了他们的新专辑,电屏幕上现曲目列表。

接着就是卖酒的好时机,买单曲,观众们对程玄颇有印象,许多女生都指名要他独唱。合唱了两首之后,杜冰就开始让小鸟单飞了,带着其他三人台,守着刚货的昂贵酒坐在DJ旁,欣又期待地看着程玄。

夏聆对他的印象完全破灭了,她到底为什么会以为队是个冷禁男啊!

客人了歌,程玄就职业态度良好地接单,抱着吉他一连唱了三首,把所有歌手的风都抢了,休息五分钟喝面还要让他继续唱。

DJ审时度势,走上台煽风火:最后一首哦,再来一首我们阿玄就不唱了。

想买酒的人顿时更多了。

终于,有个外国人一掷千金买了天价白兰地,了一首《Lebouvier》。因为曲里没有小提琴分,夏聆没参与录制,到现在还没听过,只见程玄低,轻拂吉他,几声尖锐的铮鸣飘了来。

动着中文歌词翻译,这是首法国中世纪民谣,LesMenestriers乐队在上世纪70年代用现代法语唱过一个经典版本。

橘红的灯光打在吉他上,仿佛夕照着荒芜的麦田,和弦如秋的晚风刮着稻草茅屋,起牧人褴褛的衣衫,几在池塘边嚼着枯黄的草

犷拉的嗓音像在旷野上呼唤,每句歌词都缓慢地重复一遍,苍凉而萧瑟。

【当牧人从田地归家,

把犁在地上,

发现妻坐在火炉旁,

衬裙搭扣松开。】

这是夏聆第一次听他唱如此忧伤的歌,虽然听不懂奥克语歌词,却轻而易举地陷他用嗓音编织的绪中。程玄始终垂目望着吉他,沉浸在乐曲悲哀的氛围里,被一层忧郁的雾包裹起来。

节奏从缓慢变得焦急,背景升起鼓,像风雨破窗而,扑灭了微弱的炉火,牧人询问询问妻,却没有得到回答。

【如果你生病了就告诉我,

我给你煮汤,

用一萝卜,一个卷心菜,

一只瘦弱的云雀。】

歌声停止,吉他独奏一段凄清旋律,低起伏的曲调描摹电影般的场景:一贫如洗的小屋,散发着重气味的油灯快灭了,跃的火光将农民夫妇相互依偎的影投在土墙上,成为黑暗中唯一的温。然而这丝温度很快就被雪般簌簌的琴声冻住了。

【当我死了,请在池底埋葬我,

双脚朝向池

在源泉之

路过的朝圣者,将饮生命之

他们会问死在这儿的人谁?

是可怜的乔安娜,

她独自去了天堂,

带着她的山羊们。】

音与和弦一起迸发,苍凉而无力的瞬间将听众淹没,如同看到那片广袤无垠的田野,一座小小的茅屋,和两个无力抵抗命运、被生活压弯了脊背的人。当黑夜降临,繁星闪烁之时,的痛苦渐渐消匿,灵魂孤单地升天堂,教堂的钟声敲响一,两,三,在世的人被束缚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漫漫夜孤寂无眠,冰冷的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