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尾ba(1/2)

鱼尾

离开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服务生都在一楼忙活,模特们在二楼准备。

杜冰站在走廊上,看到夏聆过来救场,睛一亮:来得正好,赛琳娜正在里面分工作呢,你听她的就行。手上还拿着一串海草,给她挂脖上。

,我们都觉得你的品味还有上升空间。夏聆着廉价塑料,委婉

他大手一挥:大家又不是来看海草,是来看她们舞的,好了,你去吧,我模特的场费给你加工资。

真的?夏聆没想到他如此大方,笑嘻嘻地了更衣间。

杜冰叫工人造的这个五米,和酒吧的北墙等宽,有一分嵌墙里。目前放了三米湛蓝清澈,里面堆着彩鲜艷的假石、假草、假鱼,虽然遠遠比不上迪拜豪华酒店的海底世界,看上去也有模有样。

更衣间是原来的雜室,修了一个梯,人能顺着它缸里。夏聆一去,就不自禁哇了一声,狭小的室坐满了模特,简直是选大赛现场,姑娘们个个国天香,什么风格的都有。

不愧是来自全球混血人比例最的国家,这一个肌肤黑睛,那一个肤白如雪红发,看得她应接不暇,恨不得跟每个女都拍张照片。她们与电视上走秀的模特相比,不是极端瘦削的衣服架,而是像希腊雕塑一样稍显丰腴,看上去就想让人抱抱。

一个金发女坐在板凳上,得有像凯拉·奈特莉,亲切地和她招手,指了指自己:赛琳娜。然后指指旁边用布围起来的小间,示意她去换衣服。

这就是模特领队了,夏聆想到工资,很敬业,也说了声Hello,主动拿过她手上装着演服的袋

钻到围布底,打开袋,她才发现这个服装有

,换上透明肩带的金贝壳罩和小短裙走来,赛琳娜用专业光上打量一番,和旁边一个相偏东方的可说了什么。

那个妹边比划动作,边用不标准的中文说:化妆,可以吗?

这是看她俩得像,就安排在一起了。夏聆同意后,妹拉着她去靠墙的化妆台,在镜里左看右看,先给她上棕假发,再拿起眉笔影盘,开始粉刷工作。

肤真好。妹是个话痨,边化妆边唠叨,亚洲,肤好,尾

你有中国血统吗?夏聆问。看样她中文不好。

听得懂,,两个人靠肢语言聊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化完妆,夏聆在镜里看见一张偏西方的混血脸,不由钦佩妹的手艺,这她混在队伍里就不显了。

从化妆凳上站起,她看到十个模特不知何时已经装上了人鱼尾,鲜亮璀璨的宝石蓝、贵华丽的孔雀绿、清雅古典的茶白、柔媚迷人的丁香紫,每人颜各异,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更衣室里汽太大,空调温度又极低,夏聆憋不住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后化妆妹也装好了尾,是玫瑰般柔的粉红,珠光的,像涂了亮晶晶的釉。

夏聆只会基础的游泳姿势,有担心装着尾施展不开,正试图和赛琳娜说明,却发现模特们都期待地看着自己,化妆妹尤其好奇,盯着她光溜溜的

她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正要打破奇怪又尴尬的气氛,有人在外面敲门:赛琳娜女士?

是程玄的声音。

领队懒得站起来,征求了夏聆意见,叫他屋。

女士们,晚上好。程玄抱着一个袋,用牙语跟她们聊了几句,把夏聆带门。

杜冰跟赛琳娜说你是专业的,她们还以为你也是舞蹈演员呢。程玄皱眉,我和她们解释你是我女朋友,临时来救场的,赛琳娜答应让你跟着粉尾的那个姑娘,她上挂着海草,你抓着游就行,没有大幅度的动作,就三分钟。

舞蹈演员?她们不都是模特吗?

她们签了模特公司,在世界各地参加开幕式,平时是玩中芭的。

夏聆顿时觉自己被杜冰卖了。

好了,赶快换上,刚刚队给你来的。程玄拿里的东西,原来是一条灰的鱼尾,表面涂着一层透明的胶质,就和菜市场里的鲫鱼尾差不多,摸上去溜溜的。

夏聆在他的帮助把两只脚穿鱼尾里,在腰间绑好透明系带,走路都不会了,被他搀扶屋,和模特们一起坐在板凳上,等待场。

程玄安顿好她就要离开,夏聆这个假舞蹈演员一张起来,他安她:一会儿就好了,我先去和小福他们准备舞台。

不就是上台表演嘛,又不是没表演过!她给自己打气。

Girls,ready?赛琳娜拍拍手。

夏聆说Yes,学着其他模特,双手抓住粉尾腰间的海草。妹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