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之诗(1/1)

鸟之诗

程玄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梅玉练的请求,但他在家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每天还是朝九晚五地工作,剩的时间都在家里陪她,扫扫地,饭,布置他的小窝。

夏聆发现他特别喜窝,床上堆满了壳枕和各,小考拉小熊猫大苹果大菠萝之类,每天摆的次序都不一样,围成一个圆圈,中间垫着空调被和七八条围巾,厚厚地垒起来。他睡觉不盖被,而是像豌豆公主一样躺在这堆温的织上,睡熟后不知不觉变化成鸟,占据一大片领地,舒坦得如同鸟中皇帝。

至于鸟笼里的窝,他也时不时去躺一,在里面吃鸟粮,找找觉,用他的话来说,叫双系统的日常保养。

梅玉练之后再也没有找过夏聆,不知国际警察的调查行得如何了。虽然她很想帮程玄打倒坏,但一能听懂贝斯特猫语的间谍本领无可施,只好屈服于打工赚钱还房贷的人类命运。

暑假,A市的幼龄儿童们结束了文化战争,开始了艺术战争,家教中心的生意火爆起来,电话打到夏聆手机上,可她又不太想去了。

教授给她报名了音乐学院的,英皇的教授也答应给她写推荐信,她工作日在家里练八个小时的琴,剩四个小时去酒吧排练,过得有累。

可一想到竞争对手不乏一天练四十个小时的lingling,就不得不再加把劲。还好洗衣饭这些耗时的活儿程玄都帮她了,还能指她练琴。

比卡博演奏乐就跟玩儿似的,程玄更是比卡博里的佼佼者。为了给她解压,他看了一遍油上的视频,从消毒柜拿了十个空碗,往里,用两了一首《克罗地亚狂想曲》。

英国的生活费很贵,但是不要担心,我爸爸的家族在克莱银行有存款。你如果不想用我的钱,我们也可以想办法找兼职,现在你只需拿到offer。程玄鼓励她,在我看来你不用这么拼命,成功的概率已经很大了。

可夏聆已经习惯拼命练琴,她的天赋和大神比不了,只有靠努力。大学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一旦有了目标,放松一个小时她都有一压抑的,好像债主又要找她要钱。如果让机会从手里溜走,她至少会后悔三年。她想到万无一失。

人类的努力真是奇妙。程玄饭的时候叹,神赐予的天赋往往会导致一个族固步自封,陷停滞不前的局面,平凡和缺陷反而能刺激步。世界发展到今天,不是靠有特的半人族实现历史飞跃,而是靠人类的积累从量变产生质变,著名科学家大多都是人类。

这个夏聆就很熟悉了,和他谈中政治: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像梅寻雪那纳粹主义,在中国是要被扫历史的垃圾堆的,我不知国外的贝斯特族有没有他这么极端。

程玄说:极端的只是少数,但1%的极端分能够导致90%的事故。中国这个地方人多,猫也多,很难监,而且大家非常重视关系,梅寻雪能当上贝斯特亚洲区的理事,是天时地利人和。不过很遗憾,他上就要台了。

夏聆看他很自信,就放心来。

随着选考试的日越来越近,乐队的专辑也快录完了。有程玄在,录歌通常是一遍过,把效率提了几倍。杜冰这个队兼老板非常满意,时不时把他抓去卖酒,给了10%的提成,夏聆家里的日过得越来越富裕,愈发觉得当初五百块钱把鸟买来,是活到现在过最正确的选择。

八月十三号考试,前一晚她没怎么练琴,睡了个好觉。大清早程玄开车送她去音乐学院,路上堵车,她在车上吃他的三明治,里面夹了许多甜甜的樱桃酱。

十几年前,老师带我去金雀岛学习族知识,我已经成年了,却跟的是初中班。小朋友们不知我的真实年龄,和我玩得很好,考试前他们总是给我几樱桃糖,因为比卡博的传统是在考试前吃樱桃,这样会有好运气。他把车停在学院门

我妈说过,小鸟最喜吃樱桃了。夏聆吞最后一面包,嘴里:我小时候养过一只鸟宝宝,就特别喜吃,不过它很弱,需要人把樱桃捣碎。

程玄在她额上亲了一,还有五分钟,祝你好运。

夏聆抱着琴盒车,匆匆忙忙地朝琴房楼跑,中途回望一,他摇车窗,笑容比光更灿烂,里藏着一丝小动的狡黠,朝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考试的地在一楼的演奏厅,来参加的学生和毕业生非常多,坐满了观众席,队伍排到走廊上。大厅里飘难度的舞曲旋律,夏聆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从签到往前走了几步。

时隔两年,命运安排她回到了相同的地

当年她受够了生活的艰辛,一门心思想踏足上社会,却被现实无地打败。今天她又来到这里,已经学会不寄希望于他人,把未来的一切攥在自己手中。

夏聆推开旧琴房的门,墙角的老钢琴像从前一样无人问津,暗红的罩布落了厚厚一层灰。她揭开琴盖,手指敲了一段简单旋律,琴键已经松动了。

冥冥之中有一微妙的觉,驱使她转过

谱架上放着一张字条

【你一定能得偿所愿,今天我就不给你伴奏了,加油(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