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因(1/3)

缅因

夏聆园,顺着松柏间的小径走上小桥,潭里的鱼依然活泼地游来游去,不知别墅里发生了什么惨剧。

她站在桥上,怔怔地看了一会儿鱼,忽然觉得四周太安静了,不像夏日该有的样

这里没有鸟叫,也没有聒噪的蝉鸣,只有鱼尾面拍动的哗啦声。

不遠,几个七八岁的孩拿着网兜,趴在潭边的岩石上,屏气凝神地捞鱼。有个男孩闪电般手,捞到一尾金红的鲤鱼,就在她以为他要把鱼放到篓里时,那孩将网兜当空一甩,鲤鱼啪地一被扔到对岸,在石上挣扎蹦跶。

,给你吃。他天真无邪地笑

夏聆忽然遍生寒。

她再次俯视潭,发现鱼只有一个颜,与旅游景里那观赏用锦鲤很不同,尾短小,背隆起,有一个非常大的扁平腹

这不是婺源特产的荷包鲤鱼吗?

养这么多鱼,是不是为了方便随时吃?

鲤鱼上的渍溅到洁白的裙角,她看见对岸的梅玉练往后退了一步,怀里抱着只猫,冷冷地望着那孩

你们吃吧。

随即转,目光遥遥地对上夏聆,重新挂上笑容,了个让她留步的手势。

*

市郊一家咖啡厅。

我听医生说,你去挂号了。梅玉练用勺搅着抹茶拿铁,关切地问:夏聆,你最近好些了吗?

她果然去问了医生。

夏聆脸苍白,叹气:你介绍的神科医生还厉害的。他说我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绪受到打击,又失调,在吃激素类药,所以经常产生耳鸣、幻听。只要我把药停了就行,没什么大碍。

梅玉练放心,又听她说:其实季崇晖就是我前男友,你跟他在一起,没有听他讲过?

啊,这个我不知,他确实没跟我说。梅玉练惊讶,不过我们也没当真,我爸和他家的公司在合作嘛,有些东西虚虚实实的,你不要因为这个有压力。

夏聆啜了咖啡,笑笑:不怎么说,他跟我已经没关系了。

梅玉练接着她的话:是呀,我看你和程玄发展不错的。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指哪些?

夏聆托腮望着她怀里的银虎斑缅因,这个品的猫特别帅气威风,此时乖顺地趴在她上,两只大睛看着主人,嘤嘤嘤地哼唧,生动形象地表演了一霸总撒

梅玉练犹豫再三,还是说了来:夏聆,我请你来这儿喝咖啡,不会有人盯着,你可以放心。我爸找了你,说明你多多少少知半人族的存在。

嗯,程玄跟我说过。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傻,和人类讲这些。

梅玉练松了气。

我爸的政治立场很保守,属于族中的极右翼,他的事,我也是最近才略知一二。他的行为违反了梅西娜国际法,我听说上面在调查他,严重的话就要监狱,剥夺人类社会份,但是我们梅氏集团在中国得很大,可以说和各个行业都有联系,雇佣了上万名贝斯特和人类员工,每年该的税一分也没少过

夏聆打断她:你的意思是,让我和程玄沟通一,叫他和警方说,停止对你父亲的调查,以保全你们企业,使那上万名员工不会丢饭碗?

资本家还真是好心啊。

梅玉练垂眸不语,缅因猫趴到她肩上,喵呜喵呜地蹭来蹭去。

梅小,且不说IFM协会的调查是否确有其事,就算是真的,我也无权涉半人族的行动。而且今天你父亲明确跟我说,让我不要闲事,不信你回家问他。我想他既然这么自信,一定有办法应付过去。

夏聆把咖啡一气喝完,比卡博也好,贝斯特也好,那是你们两族的纷争,即使程玄喜我,也不会因为我几句话,就放弃族仇恨,这个理你应该明白。

半晌,梅玉练把脖上的猫尾拂开,低声恳求:IFM对我爸的调查令十有八九是真的。夏聆,你就帮我试一试吧,问问程玄和他背后的警察,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我劝爸爸停手,这样两族不会闹得你死我活。我之所以找你,是想取个折中的法,给我爸一个自首的机会,从轻量刑。他毕竟是我父亲啊,他一直很疼我我现在知违禁实验,对他很失望,又很难过如果程玄拒绝,你告诉我就是了,我不会再来烦你。要是我爸决不改,国际法查到他,我发誓不会涉。

她挠着缅因猫的,大猫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低叫几声。

夏聆叹:好吧,不过我觉得没什么用。

梅玉练嫣然一笑:肯定有用,我就知

本章尚未读完,请一页继续阅读---->>>